「病毒音」的立足點

作者: 王亭之

原載:《多倫多第一報》〈評論病毒音〉2007年1月27日


何文匯推出病毒音,自稱悉依《廣韻》,那是找一個高一點的平台來立足,其實眾所周知,他起初只識用黃錫凌的《粵音韻彙》,也即是謝振漢先生枱頭唯一的那一本書。因為黃錫凌說明所依者為《廣韻》,所以後來何文匯就比謝振漢多讀了一本書,即是《廣韻》。

一讀《廣韻》,何文匯就神氣了,他說 ──

「所謂正確的讀音,主要是參考《廣韻》的切音而得出來的。《廣韻》是《切韻》和《唐韻》的延續,集中古音的大成,所以時至今日,我們還是奉《廣韻》的切音為圭臬。」

這段話,只有初中生的水平。

首先,絶不能說《廣韻》是《切韻》和《唐韻》的延續。因為《切韻》所收的隋代通行音韻,以及《唐韻》所收的唐代通行音韻,有許多為《廣韻》所不收。例如「松」字,《唐韻》為「詳容切」,即「從」音,亦即廣府話音;《廣韻》則不收此音,切作「書容切」,音「鬆」,即是如今普通話的音。以此為例,即可知《廣韻》絶非《唐韻》的「延續」。兩本韻書,一本紀錄唐代的生活語言,一本紀錄宋代的生活語言,何來「延續」!

其次,我們並不「奉《廣韻》的切音為圭臬」。音韻學大師趙元任先生在《語言問題》一書中說 ──

「古時候一般通行的韻書,像《切韻》、《廣韻》、《集韻》之類,差不多跟全國多數的省份的讀法不同。」

趙元任廣泛調查過各種方言,所說自有根據,何曾「奉《廣韻》的切音為圭臬」耶。而且恰恰相反,他還說 ──

「所以從前我在那個委員會編訂國音的時候,就覺得是我們對而《廣韻》錯了。」

何文匯的「圭臬」,趙元任認為錯,可能何文匯生氣,才要改「任」為「淫」音,趙元任變成「趙元淫」!攞命。

由此我們便可以知道,何文匯的病毒音,其立足點根本站不住腳。以病毒音為「所謂正確的讀音」,那只如病毒以病毒的毒為正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