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頭鍘侍候!

作者: 王亭之

原載:《多倫多第一報》〈評論病毒音〉2007年3月17日


「香港中文大學粵語研究中心」(香中粵心)的回應,暴露了他們處理語音的態度,兩個字:霸權。

請看霸權的口吻 ──

「在學校裡談讀音,不能不以官訂韻書為規範,否則便沒有共同標準。談讀音先從嚴,掌握了標準,然後於嚴處論寬,以期照顧一些習非勝是的讀音,那就法與情都兼顧。」

這簡直是包青天坐堂,「狗頭鍘侍候」,不過有時卻亦很有人情,曾經想放陳世美一馬。

「以官定韻書為規範」,指的應該即是《廣韻》,那個「共同標準」,當然便是官定的《粵音正讀字彚》。

音韻學家的態度,從來沒有那麼霸權,他們只視韻書為當時的語音紀錄,因而亦承認語音可以變化,由是承認語音與古代韻書不同的現象。趙元任先生在《何為正音》一文中說 ──

「雖然不是幾乎全國(語音)都跟韻書上不同,可是大半不同。」

他並沒有因此提出要「正音」,要「大半不同」的語音「以官訂韻書為規範」。反而,他放棄韻書,主張依據生活語言。他說 ──

「所以現在這些問題只好根據通行的語言。語言在那兒變,只好承認現實跟着變。或者再嚴格一點兒,拿現在知識階級讀書人的口吻裏頭所有的作為標準。」

請霸權「香中粵心」看看真正的學者態度,「根據通行的語言」、「口吻裏頭所有的」,何等平和與現實,那有「不能不以官訂韻書為規範」那麼權威與混賬。霸權者對待語音,居然還談到從嚴從寬,法情兼顧,那就簡直是十王殿上的判官。

阿「購」音「扣」、斬;阿「擴」音「抗」、斬;諸如此類是從嚴發落,於是一百多個語音人頭落地,換過一批阿「救」、阿「廓」去頂替它們的身份。

阿「溝」,如果依「官定韻書為規範」,那是廣府語的粗口;阿「鳥」亦如是,不能依規範讀為「都了切」,於是「嚴處從寬」,照顧一下這些「習非勝是的讀音」。天恩浩蕩。

原來廣府話都經過何文匯的審判才能成立,而且還居然有「法與情」的因素。

幾千萬人的生活語言,要由一個人來裁判,「香中粵心」,請問天理何存,天籟何存。

Court!狗頭鍘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