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音」的死穴

作者: 王亭之

原載:《多倫多第一報》〈評論病毒音〉2007年3月31日


「香港中文大學粵語研究中心」(香中粵心)說 ──

南方方言的漢字讀音一般都沿自《廣韻》系統,這是正音南移的現象。……

《廣韻》的切音,是粵讀的依據。

寥寥幾十個字,便「傷盡粵心」,令人毛管根根起立鞠躬,這班「香中粵心」的人,拿薪水,拿得很自在。

「正音南移的現象」,這現象已經發生了,還是尚未發生呢?

他們一定認為是尚未發生(不過卻已經是「現象」了,攞命!)所以現在才有勞何文匯拿着本《廣韻》來教我們「正音」,於是,有了何文匯才正式「正音南移」。

這樣說,他們可能跳起來,說王亭之胡說八道,因為「正音南移的現象」是歷史,是稍有點音韻知識的人都知道的事實,焉能說他們認為此現象尚未發生。

那麼,既然已經有過「正音南移」,那麼我們所說的廣府話就已經是南移之後的正音,是則何勞何文匯再來一次「正音南移」?

他們一定說:雖然正音南移,可是後來的人加以變讀,就弄到正音不正了,現在何文匯是從新把他們「正」過來。

這樣一說,就即仍然回返到王亭之提出的基本問題 ── 語音是否一千年不許變化?亦即,是否一千年後的廣府話,依然要依足一千年前的中州音?

如果再將問題延伸,我們還可以問 ── 是否一千年、一萬年之後,廣府話都要原裝不變,「救」物、「眾」合、提「唱」、「確」大,依足何文匯的《粵音正讀字彙》。有這把握嗎?

其實,何文匯的盲點就在於此,由是成為其死穴。他視生活語言為無物,認為生活語言的音不依足《廣韻》即是不正,可是他卻不問:為甚麼《廣韻》又不依足《說文解字》以至《唐韻》。他亦不問:為甚麼《說文》又不依據三皇五帝時的語音?

所以「香中粵心」那班浪費公帑的人,就暴露出死穴,任人來點。這死穴即是:「《廣韻》的切音,是粵讀的依據」。其為死穴,原因有二 ──

第一,《廣韻》的切音如何切出今日的粵讀,他們實在一無所知。所以才會切出「貝月明」出來。請明示,「聿」字的「餘律切」,如何切出「月」音?切不出,就請勿妄談「依據」。

第二,廣府話中,有詩經時代的語音,亦有西方文化帶來的語音,這些語音,他們不知如何處理。唯有閉着眼,一味拿着本《廣韻》來遮羞。

若有人焉,食香港人的租稅,做破壞廣府語音的事,還憑藉權勢來誤人子弟,這種人,即使得逞於一時,恐怕當清夜夢回,良心發現之際,亦會覺得自己應該多讀點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