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音」完結篇

作者: 王亭之

原載:《多倫多第一報》〈評論病毒音〉2007年5月5日


王亭之在此評論「何氏病毒音」,轉眼已三個月,反應不錯。王亭之去聽中樂、去睇大戲,碰到不少人,都提到王亭之在本報發表的文章。至於對此地報新聞的語音評價,最客氣的一位,評之為「死愛面子,更冇面子」,最幽黙的一位,則評之為「老漢推音」。

然而王亭之卻要為即將遠行做點準備工作,工作十分繁重,因此準備暫時結束這個專欄。況且,目前在香港反病毒音已初步勝利,故不如在這裏報告一下情況,順勢收兵。

何文匯派出大弟子歐陽博士出馬辯論,已由否定「約定俗成」,變做承認,只反過來辯稱病毒音可以「並存」,這一仗在輿論上輸得甚慘。此已見於前週的報導。

考試局算是讓步,宣佈考會考生的語音,一切「市面字典」所收的字音都接受,那就不是僅以病毒音為標準矣。特首則已將反病毒音的意見轉知教統局。

至於何文匯,當記者問他,為甚麼不出面辯論,他則推搪說,未收到邀請信。不過,當有綫電視正式邀請他辯論時,他卻不肯現身,連同他的弟子輩,個個都說事忙,於是整個辯論節目,只得反病毒音的人出鏡。

王亭之覺得此事甚醜。未收邀請信是理由,收到邀請信又有理由不接受邀請,假如他開的是武館,有人來踢盤,他先要對方正式下戰書,當接到戰書時又說「無暇應戰」,甚至門下弟子忽然個個「唔得閒」,請問,這家武館是否還能夠開得下去?

因此,何氏病毒音又一次在輿論上破產。

有綫電視的節目接聽觀眾電話,學校老師學生都反應劇烈,無人支持病毒音。學生說,在學校照學,但只是用來應付考試,一出學校,如果講「九紛」、「採救」、「眾合」等等,就會給同學嘲笑。老師則十分委屈,受壓力教病毒音,一邊教一邊覺得對不起學生,回家時還要教子女要識得「講人話」,王亭之覺得,這簡直是逼老師學生人格分裂、屈從權勢。泛民主派連這樣重要的現實問題都未意識到,一味爭取普選,可能弄到自己會失去社會基礎。

社會要求甚麼?無非是公平、公正而已,即使一人一票普選特首,亦應該投票給公平、公正的人。如今老師學生齊受逼迫,公平耶?公正耶?甚至可以說是違反民主的強權得勢,泛民主派粒聲不出,到底有沒有關心到社會現狀,有沒有關心到教師、學生、家長的苦況?

王亭之一向主張,香港須要泛民主派,但卻不是「逢中必反」,亦不是空空洞洞喊民主,他們須要由社會現象挖出問題,然後提出,加以解決。現在泛民主派顯然仍未肯務實。看起來有苦衷的老師、學生、家長,要自求多福,不能依靠泛民主派將問題提出了。── 但這樣一來,王亭之反而替泛民主派耽心,社會基礎一旦愈來愈弱,講說話便更有何公信!

此外,還有令人興奮的反應,那就是大學教授開始支持反病毒音,表示可以提供「學術諮詢」。

王亭之一向主張,不可從政治層面來反何氏病毒音,因為即使他的客觀效果雖然可指之為「文化港獨」,但卻不必視之為主觀企圖,若其出發點不是搞文化港獨,那就不應給他戴這頂帽。所以,光憑學術層面就已經夠了。

王亭之身為「粵語文化傳播協會」的學術顧問,頗感孤軍作戰,現在有大學教授參與,許多問題就不必由香港問到加拿大。

何文匯那群人集體「避戰」,應該即是病毒音「完結篇」的序幕。

暫時就談到這裏,待王亭之有暇時再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