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音」風波的近況

作者: 諸葛羲

原載: 《香港三國論壇》〈專題城池│譙城〉2008年04月9日


1. 今年高考中國語文及文化科聆聽卷錄音內容,不點名痛批「何氏正音」。錄音內容

2. 今年新版《商務新詞典》新人事新作風,改變了注音態度,從以往的「以通行讀音為主」驟然變成「主要參考何文匯博士等編著的《粵音正讀字彙》」。

羲案:

近來看到「正讀?點讀!」網站的大作《再見了,〈商務新詞典〉》(以下簡稱《再》文)一文,驚訝「何氏正音」已滲透至正統的中文辭書了。新版《商務新詞典》,無論是中華還是商務都有專櫃推銷,標榜「最多學校選用」。我好奇翻翻,竟然發現到處都是「何氏正音」的蹤跡。書前凡例著明詞典的粵語讀音「主要參考何文匯博士等編著的《粵音正讀字彙》(第二版)」,令人心寒。恕我直言,何氏等人編著的《粵音正讀字彙》,根本是一堆垃圾,毫無價值的廢物。任誰會看《廣韻》的反切,也可以「製造」出來(當然還需要時間)。很明顯,新版《商務新詞典》的諸位編者是把「何氏正音」奉為權威,從而省掉了不少審音的功夫。這種編纂辭書的態度,完全錯誤。《再》文比較了舊版編者黃港生先生及新版一眾編者的注音態度,揭露了「何氏正音」入侵正統辭書的可怕現實。黃先生的注音態度是「以現代通行的讀音為主,酌注語音」,新版編者的則是「主要參考何文匯博士等編著的《粵音正讀字彙》(第二版)」。那麼何氏的書的注音態度又是怎樣呢?還用說,不就是「主要參考《廣韻》」!作為所謂「最多學校選用」的中文詞典,它的影響力是極大的。新版編者這一個錯誤的態度,換來的後果就是要全港市民都跟隨「何氏正音」。每想及此,我便不禁發抖。(「何氏正音」的荒謬,很多人都已經深刻地指出了,我也在拙文《談粵語正音》發表過一些意見,大家可以參考。)

我就站在書店,把黃港生先生編著的《商務新字典》(這個幸好未有「新版」,可以代表舊版)拿來跟新版《商務新詞典》比較。我選了「藉」、「渲」、「吼」等字,發現新版的注音果然全據「何氏正音」,舊版則有多於一個讀音,保存了通行的讀音。(這個情況,《再》文已舉了很多例子,可以參看。)比如「渲」,舊版標「算」、「圈」二音,新版就只有「算」。「糾」,舊版標「九」、「豆」二音,新版只有「九」。「蕾」,舊版標「呂」、「雷」二音,新版只有「呂」(看來大家以後只能說「巴呂舞」了)……最離譜的是「溝」,舊版標「gau1」、「kau1」二音,新版卻只有「gau1」,以「鳩」為同音字(日後大家可以拿著詞典,名正言順地「爆粗」了,因為別無選擇呢)。我越看越氣憤,心想新版《商務新詞典》哪有資格成為「最多學校選用」的中文詞典?它抹殺了幾乎所有在「何氏正音」以外的粵語讀音,嚴重破壞辭書記錄當時讀音的功能,失去反映語言事實的作用。不能反映事實,也就是沒有資格成為大眾的標準。基於以上考慮,我嚴正杯葛新版《商務新詞典》,呼籲社會各界人士不要購買及使用該書。另外,盛九疇的《商務學生詞典》,封面標明「何文匯博士粵音審核」,也是荼毒莘莘學子的書,請大家不要購買,停止使用。

寫到這裡,倒要讚賞一下香港考評局。今年的高考中國語文及文化科聆聽卷,錄音內容以「粵語讀音」為主,當中不斷不點名地批評「何氏正音」。(不過當中牽涉的問題,對時下學生來說,可是太陌生了。)考評局這一招耍得好,給全港考生上了一課(跑不掉),也讓所有收聽的人知道「何氏正音」的荒謬。(至少可以告訴他們,「何氏正音」不是權威、不是社會共識,有很多人是不同意的。)

順帶一提,考評局錄音中提到用所謂「計分法」調和《廣韻》切音與通行讀音的矛盾,我不以為然。這種方法簡直是愚蠢,與「何氏正音」一樣無事生非。開口前要先算分數,豈有此理?我認為上述的矛盾根本不存在。《廣韻》的切音代表讀書音,即文讀,我們吟誦詩詞曲賦,大可從之。通行的讀音是口頭音,即白讀,我們日常生活,一切溝通都靠它。文讀與白讀,因應不同場合而有別,就像穿衣服一樣。文讀照顧文化傳統,白讀照顧現實情況。中國人向來都是這樣對待字音。只要分清楚文讀、白讀,就根本挑不起任何矛盾來。文讀固不可輕易改變,但它卻無法規範白讀(也沒有人會這樣無聊)。我從未聽說一個正常的讀書人,會批評老百姓的讀音是錯誤的。老百姓怎麼發音,怎輪到讀書人狗拿耗子,多管閒事?古往今來,政府對語言制定標準,也只是針對讀書人,從來沒有干涉老百姓的日常語言。就是現在中國,雖然把普通話定於一尊,確立了國家標準,但也沒有(1)依照中古韻書制定「正音」;(2)批評全國各地的方言是「錯讀」。環顧海內,就只有香港一隅中的一位何文匯博士,甘冒天下之大不韙,高倡「粵語正音」,把他一己誤見,傳遍社會各界。更可怕的是,香港學界(包括大、中、小學,尤其是搞教育的人)居然樂於採用,視錯誤為正確,視私見為定論,視廢紙垃圾為高文典冊,視語言學棍為音韻權威。嗚呼!我們的教育(不止語文教育)怎可能不一敗塗地!

「粵語正音」的問題,根本就不是問題。如果社會大眾(尤其是搞教育的人)肯花點時間冷靜思考,不盲目訴諸權威,就是再有十個何文匯,「正音」的陰謀也決不會得逞。

(上文迻錄自我的xan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