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舘嵗月

自序

作者: 楊七郎


套用蘇東坡一首「念奴嬌」來作開場白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崩云,驚濤裂岸,捲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 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人間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所謂十年人事幾翻新….回想七十年代的香江,真是風流人物無數,其中表表者,則非李大俠….李小龍莫屬也!他憑那超然的「連環三腳」打進荷李活的大舞臺….其影響之深,至今猶在!

20世紀60年代後半期至70年代末,是香港電影創作穩定且全面轉型的重要時期,年產量平均百部以上,其中以武俠片爲主,先後經歷新派武俠片,李小龍真功夫片和功夫喜劇片等潮流。因而與起民間一遍習武熱潮,甚至連外國人也深受其影響,不少青少年不上舞場而改上武舘練功為榮!致使各大武林高手紛紛設舘收徒,令當時國術界出現一片興旺景象….

話説60年代末70年代始,因李三腳的熱潮令國術界的興起,除了洪,劉,蔡,李,莫五大家之外;細數一下亦有不少門派。

如蔡李佛,大聖擘掛門,太極拳,詠春拳,白眉,白鶴,螳螂,龍形摩橋,六合八法,喇嘛派,俠家拳等等。除了以上各家各派的國術外,就連東洋鬼子也不執輸….也紛紛設立空手道場,柔道場,亦有高麗國的跆拳道,合氣道;洋鬼子的西洋拳及泰國街頭搏擊稱着的泰拳等。真可謂百花齊放,五花八門….各自各精彩!

筆者自幼因體弱之故,在家母安排下,拜陳漢宗師傅門下,學習洪拳。后隨梁相師傅習詠春拳。最後因機緣之下再習吳家太極拳,師承鄭天熊師父。

從十二嵗開始習武至今已兩鬢斑白矣!匆匆數十年,轉瞬即過…..當時武舘數目衆多,門派亦不少,各派高手如雲…..眼看如今門派凋零,實不勝唏噓!

如今僅憑記憶,略述各門派之特長及當年之武林軼事,因年代久遠,記憶或有錯漏,則望讀者們及國術界中各位前輩予以指正,不勝感激!!
是為序。

洪拳與詠春

下來先說洪拳,因這是筆者最先接觸的拳術,有特殊感情之故也。

首先說一段三十年前的武林軼事,以嚮讀者。話説筆者先後學習洪拳與詠春,而這兩間武舘的師兄竟然由第三者拉攏,相約私下於水塘山摸手(即切磋武術之意),在下有幸適逢其會,得而作爲現場觀衆,觀衆連裁判僅得九人,摸手二人皆為筆者師兄,只不過一人習詠春,一人習洪拳而已。當年我跟其他習武人士一樣,很想知道哪一派功夫較好。得知消息後,興奮得竟然睡不着覺。話説當年摸手之風甚盛。位于尖沙咀的九龍公園,何文田的水塘山,皆為熱門的武林聖地。猶記得當時訂明比賽三個回合,每個回合三分鐘,總共九分鐘,但不要小覷這九分鐘。若然準備功夫不足,很容易便會出醜當場。

第一個回合開始,一方擺出「一指定中原」之架勢(這位師兄除了學習洪拳外,還是空手道黑帶二段高手),另一方以正宗之詠春樁迎戰。(側身馬,右拳左掌,拳在前,掌在后,側身面向對手)其中一方大吼一聲,以一招「虎尾腳」踢向對方,另一方則不慌不忙,由側身馬轉爲三角馬。入楔對手背後之空檔位置。接戰下來,本應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比賽,但結果卻出人意表,因爲整場比賽在不足一分鐘的時間内,已分出勝負,比賽結果不便在此公開,若果讀者諸君有興趣知道結果的話,請將閣下的電郵給我,便立即將答案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