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錯了嗎?且慢!」——淺談本港廣府話的正音現象

作者: 山頂洞人

原載:  《亞米亞討論區》〈訪客留言板〉2007年1月8日


語音,按理,必有錯與對之分。作為語文工作者,對錯音特別敏感,再自然不過了,起而「正」之,既是職責,也是使命,無可厚非。近年,本港的一些語文專家(擔當主導角色)、DJ和演員持續在電台和電視節目中竭力糾正港人的粵語發音——相關的正音著作和學院講義更不可謂不多——希望港人,尤其是年青一代,操一口純正的「粵音」,不然的話,有人害怕粵語的使用滄海橫流,變得亂糟糟。為方便討論,這裏姑且把這一系列的正音行動暫稱為香港廣府話正音運動。

需要先說明的是,我以為,「粵語」一詞雖沿用已久,但含混,因為「粵」字涵蓋頗廣,廣東省內的方言不少,我們沒理由認為那些母語非廣州話的土生廣東人所說的方言「就」不是「粵語」。另外,論語音之「純正道地」,土生廣州人所講的廣州話非港人所可以匹比,但用「廣州話」一語也許會讓某些港人不大舒服,退而求其次,我樂於選用「廣府話」一詞,指稱類同,然而給人的「感覺」有異。

粗略畫分,廣府話的「錯音」有兩種。第一種是所謂「懶音」,顧名思義,既然是源自舌頭「懶」而自覺或不自覺地發的音,譬如把「廣」說成「講」,把「衡」說成「痕」,當然不確當。發懶音的通常是年青一代,家長和師長沒及時加以糾正。另一種錯音,非由舌頭懶而來,譬如把「蹈」讀成「滔」,把「頒」(baan1)讀為「paan1」,不但小孩,連很多成人都搞錯了。值得再仔細斟酌的,是第二種所謂「錯音」中的部分讀音。

無疑,不管是以上哪一種「錯音」,只要是「真」錯,具使命者都應該糾正。問題來了,當99.9%以上的人都把「橙」字讀成陰上聲時,你說它讀為陽平聲才對,當逾95%的人都把「韋」字讀成陽上聲時,你說它要讀陽平聲才正確,背後,誰的「學理」更「強」一點呢?

千古不破、最「強」的學理是,文字也好,語音也好,都是「約定俗成」的。當一個社會已非常普遍地習用某個文字的字形時,它的寫法就是「對」的,當一個語音已被不少於95%(約數而已)的人使用時,他們發這個音就是「對」的。簡而言之,語文工作者在判定部分字音的正誤問題上需要特別小心,不然,會導致糾枉過正,從而削弱了這次正音運動的權威性和可信度。

語言是公眾的溝通工具,運用時大家都依循一種潛在的規範,非一家之言所可以強套其上。就我個人的觀察,正音者在確定某個字音的正確讀法前,不外乎翻查經典,尋索源流,比對正謬,這,固然是嚴謹的研究者所應依本的方法之一。不過,別忘了,社會的流變才是最值得探究的領域,鐵一般的定律是,沒有永世不變的語音,時日一久,大眾可以「數典忘祖」,互相承傳,習非成是,「鑄造」新音,繼而成為當世的和未來的「正讀」。你統合多種素材,查得數十年前甚至逾百年前某些資料曉示某個字該讀或可能讀某個音,難道就可以「權威」地說,世人呀,你們都讀錯了,這個字「現在」應該讀甚麼甚麼嗎?當逾95%的人都發某個「錯音」時,正音者反應努力查究其演變之軌跡,若查不了,你只好尊重目前這個「事實」,因為,這個「事實」就是最終極的「權威」。

別誤會我是徹底的語音不干預主義者。我一向認為任何一個方言區,都應該由權威機構整理出一套完備的語音體系,而且持續加以監察和修補。廣府話方言區一直沒有整理出堅實而得到公認的語音系統,也沒有一套與之相應的文字(現代規範漢字主要跟普通話相應),這樣不但讓方言區內的居民無法真正地「我手寫我口」」,在說話時有時也不免有點「十五十六」,無所倚靠。相關的專著並不缺乏,然而在使用標音符號、確定個別字的讀法和寫法方面,「各自表述」,離「大一統」尚遠。語音方面,我一直奇怪,甚至深以為憾,為甚麼廣府話的研究者(包括廣州的和香港的,甚至,澳門的和海外的)不好好利用納稅人支付的充裕資金,坐到一起,好好談一談如何聯手編纂一本真正「權威」的「廣府話字典」,然後借助(兩地)政府的行政權力和宣傳機器,示世人以津渡呢?個人即使學力再高,聲譽再隆,成一家之言,未免僅為愚公移山,吃力不討好(不討好最終極的「學理」和事實)。

一家之言易招非議的地方在於,在確定某些字音的正讀方面缺乏合理的依據。

弔詭的是,廣府話的合理依據就在當下操廣府話的群眾之中!「澄」字的正確讀音就是「程」,而不是「橙」(陽平聲)聲,「韋」字就應該讀為「偉」(即陽上聲),而不是「維」。那就正如,雖然一般語文工作者都知道「勝任」的「勝」字的普通話「應該」讀為第一聲(陰平聲),但當社會上許多人已經讀為第四聲(去聲)時,連現代漢語詞典中的「聖經」《現代漢語詞典》都得「低頭」,修改條目,承認該字現應讀為第四聲,並註明舊讀第一聲!道理很簡單,語文工作者擔當的角色更像「宣道者」而不是「上帝」。

秦始皇掃蕩六國,齊一文字,對後世貢獻極大。中共政權普及普通話,推廣現代漢語規範字,雖然至今仍存異議,但無疑是因「時」制宜、進一步統合中華民族的高明之舉。兩者皆利用強大的行政機器示世人以唯一標準,雖不完全是「約定俗成」,實為強行「法定」,然而民眾從此有矩可依,正正強化了(甚至是完善化了)語言文字這種「公器」。當「亂」象出現時,以「法」制之往往是最合適的。

廣府話的「正音」工作要一竟全功,不能閉門造車,不能草率倉促,不宜自居正統,必須統合各地專家的力量,同時借助行政的力量,一方面引據經典、梳理源流,一方面更要把注意力投向整片方言區,經過充分的統計,尊重事實,篩選正誤,清除蔽疾,不執着於可能已陳死的資料,才能編定堪稱紮實的、完整的、得到廣泛支持的廣府話語音體系,澤被子孫。本港有不少值得欽佩的人士在有關方面正在孤獨地做或已經做了不少功夫,然而資源所限,就學力稀鬆平常的我所見,推出的編著或有校對方面的毛病,或學理不充分,或個別地方難免引來純粹「一家之言」之譏。香港政府近年似乎支持有關的工作,無疑誠意可嘉,然而方向錯誤,不懂如何「選擇」力量、「團結」力量和施展力量。粵港兩地不是老嚷着要搞合作嗎?廣府話的正音工作最需要泯除私(人和地)見,尋求統一。就算全香港人完全信服香港某人或某機構訂立的廣府話語音,你憑甚麼就以為廣州人和該地的專家也要信你那一套呢?

廓清母語的語音體系,訂正每個使用語的語音,是神聖的舉措,理應受到整片方言區的政府和居民的支持和尊重。若能掃除不應有的行政障礙,有關專家又能處之以誠,我不相信這項「善舉」荊棘滿途——要「搞定」,數十位大小官員、十數位(甚或數位)積學深厚而且學理圓通的真正專家、十數位助理和近百名調查人員就足夠,而且,不用一年的時間(當然,後續的工作是曠日持久的)。一般民眾在終極的廣府話語音體系推出前,在聆聽專家的教誨時,需要多問一個問題,某個使用語該讀為哪個音,到底,合理依據在哪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