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無點墨談正音

作者: Gabriel

原載: MySinaBlog 加百列傳 2007年4月3日


我不像鄰居Aulina或HW般知書識禮,在說正音的時候可以引經據典。不過或許就是自已空無點墨,也能說另一個世界對正音運動的看法吧。

不知何年何日起,有個叫做正音的運動,對我來說有點混淆。因為這個所謂正音的運動將幾個元素混而為一,有將以往讀錯的字改正,也有將錯寫的字改正,以及修正懶音。隨便說反對正音,會使人不明反對甚麼以外,也好像變成語言兇手似的。

對於錯字改正以及修正懶音,個人非常贊成,雖說言語最基本的作用是大家明白意思就好,然而懶音和錯字,是在破壞了文字和語言原來的味道。有人將恆生銀行讀成痕生un寒,在前文後理之下我會明白在說甚麼,不過除非有天這四個字變了讀音,否則恆生銀行依然要讀成恆生銀行。

至於正寫,很多人在網上都忘了寫正確的中文。一些字詞在不明所以的情況下寫成同音字就算,我為何說不明所以呢?因為有些時候因為兩岸三地的中文寫法確實有點差異,所以有些字是打不出來的,這個時候不得不用同音字來代替。而有時會因為有趣而故意將字寫錯,例如我看的一個例子是這樣的:我刀唔明咁老力做乜?其中刀和老應為都及努,先不計這句會有不會有內地或台灣的朋友看到,就算只有香港人看也難免有點突兀,再者時間一久當這個有趣的變法過時的時候,這句以至整篇文章都會變得醜陋起來。

而當有內地和台灣人看到這句就更摸不著頭腦,因為一方面這個不是廣東方言下的產物,再者就算唸出來也說不通。最後會使文章的閱讀性下降。畢竟語文是以人為本位,寫得太多只有自己或小撮人明白的東西,對語言和文化不是好現象。

在方言上,我會持開放的態度,一些方言字詞如巴士、的士和雪糕等等,其實好些內地或台灣人都會明白意思,在為了文章的親切感上考量,我會依舊用一些港式中文;不過有會使人誤會的如馬蹄,香港人除了會想馬的蹄以外,還會想到一種蔬菜,可是馬蹄在北方人會稱為荸薺,要是這裡字眼沒有顧及雙方的使用習慣,便會很易產生誤會和笑話,不過個人認為自己就算少用內地或台灣的詞彙都好,最好都學習多點,除了有些時候用得到以外,在看兩地出版的書籍時可以更得心應手。

最後要說到正音,個人立場來說,我是非常反對這個所謂的正音運動。第一:只是一本著作來作所有讀音的分水嶺,沒有顧及在這本著作以後讀音的改變;第二:整個所謂正音運動只是少數學者參與,過程中沒有充足的研究和討論;第三:過程太粗暴,完全沒有考慮過受眾的感受及認同,例如很多年前在太空館看紀錄片,原本我們說慣的土著(註)變成土著(爵),當時以為自己聽錯又或者是其他地方出了問題,後來才證明到土著的所謂正音是土著(爵)。

至於我後來有沒有改變讀音呢?答案是有,不過是在開玩笑時。讀音的變化很多時有過程,今天的讀音總會有一定因由而來,不會隨便成為大眾認同。要是只從一本古時著作而沒有顧及這近百年來使用者的風俗和習慣來所謂「正音」,這個行為既粗暴又不文明,也忽略了前人在讀音上的建樹和參與。就算將十年前和今天相比,用字讀音已是兩個世界,更何況是千年之前的讀音呢?

所以希望大家能多正確使用中文之時,學者及有識之士也著手做多點研究,不要只在象牙塔內建造自己的皇國,否則既吃力不討好之餘,也間接傷害了已有的語言系統,這個對大眾以至對文明都是百害而無一利。


伸延閱讀

個個要「正字」? by HW

口音情意結(一:粵音) By Aulina

請勿謀殺廣府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