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字正音

作者:  Sheungyu

原載:  Alvinity 2007年5月3日


學者潘國森公開挑戰何文匯教授,批評「何氏正音」矯枉過正。何氏堅持粵音應依據宋代《廣韻》的切音方法來恢復古代讀音,這是拘泥的做法。

語言文字是一種工具。與電腦、手提電話、汽車、熨斗、刀叉….一樣,工具必定經過人為的演化、改良和淘汰。和其他工具不同的是,語言文字必須約定俗成,通用於一定的社群之中,且有一套獨特的法則,不會和其他語言文字混淆。不少年代久遠、失去現代意義的字,早已煙消雲散;一些字詞的讀音,亦經過自然的改造。

所謂「正音」、「錯音」,其實可分為三類。一類是「張冠李戴」,將一個字錯誤讀成另一個字。常見的「有邊讀邊」正是這類錯誤──「栓塞」的「栓」與「全」混淆;「骨骼」的「骼」與「絡」混淆;「重蹈覆轍」的「蹈」與「滔」混淆;「同仇敵愾」的「愾」與「氣」混淆等等。

第二類正音,則是因應字本身的意義或詞性轉換而改變讀音。如「更加」的「更」與「更改」的「更」用法不同;「吐谷渾」與「吐露港」,「夫差」與「大夫」,歷史地理意義不同;「區氏」和「地區」亦然。

在這兩種這情況下,「正音」行動不容忽視。錯讀不但混淆了字音,更混淆了字形字義。提倡「正音」,正是還二者一個清白。至於「糾正」誤讀成「豆正」、「妤」誤讀成「于」,純是懶得查字典之過;「國」誤成「角」、「恆生銀行」誤成「痕身銀寒」,則是懶音之過。二者造成語害,亦必須正視。

另一類正音,則是「何氏正音」進一步堅守的宋代正音──如「棟樑」唸成「凍樑」;「鬆弛」唸成「鬆始」;「活躍」唸成「活弱」;「友誼」唸成「友異」;「撰寫」唸成「賺寫」等等。按照古籍拼音方法得來的正音,其實只是聲調高低的分別。今天一般字典,亦只收錄鬆「馳」、活「約」、「讚」寫為正。按照今天的讀音來讀,完全不會造成混亂。這類古代讀音,在自然選擇的過程中,早已被淘汰。

其實「粵音」最大的特色,就是因應字詞配合而演變出「更悅耳」的讀法。最明顯的例子,諸如「女人」的「人」讀成「忍」、「手袋」的「袋」讀高上聲,「對聯」的「聯」讀成「戀」等等。「女仁」與「活弱」,聲調太沉,不易發音;自然演化,無可厚非。

這類所謂的「正音」,只存在於博物館和圖書館中。正如堅持「梅」要寫成「槑」、「粗」要寫成「麤」、「鮮」要寫成「鱻」一樣荒謬。

我不反對男人把長袖襯衣改短,只要他沒有把女人胸罩也穿上身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