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字音正」真正很難

作者: 石人

原載: 《星島日報》〈雙味齋隨筆〉2007年2月7日


有人問及「讀字究竟有沒有一個絶對的準繩?」我的答覆是:「世事無絶對,所以讀字也說不上絶對。」

這個講法,聽起來「搞笑」,卻也有點依據。

「文雅」一點,舉一句《詩經》「天之方蹶」(《詩‧大雅板篇》)為例,這個「蹶」字,《康熙字典》是「居月」切,近於「厥」音,但又可讀「居衛」切,近於「饋」音。而多年前教我國文的老師,有名的扑扑齋老夫子,卻「鄭重吩咐」:「這字要唸隤音。」也就是「杜回」切,又與「頽」通。試問唸起來何所適從?

不止如此,有些還是「非錯不可」,甚至「你明明不錯,眾人卻笑你錯。」因為大家都這樣唸,你不「從眾」,這就是「有錯而不能改」(改從眾人唸法也。)

譬如深圳的「圳」,正音是唸作「酬」(《康熙字典》),又如「大嶼山」的「嶼」,字典教唸作「序」或「羽」,但人人都唸「大余山」時,問你從不從眾?又如「拾級而登」,人人都唸成「十」級而登而不依正音唸「涉」。又如「鼓吹革命」,人人都唸鼓「催」而不唸「翠」,又如「不教胡馬渡陰山」的「教」,人人讀「比較」的「較」而不讀「交」,你又如何?也少人懂得「點綴昇平」應讀點「醉」昇平。是否「從眾」?不從也不行啦,「眾口一辭」也。

學習漢語,難就難在同一個字而「變音」者太多,而且又多數自《詩經》、《論語》、《孟子》之類開始便已「有變」,而近代人則不少未學習這些書本,自難一一了悟,所以我的「中庸之道」便是「明白你講甚麼便行,並不要你絶對正確」。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