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氏的「任」讀乜音

作者: 韋基舜

原載: 《成報》〈吾土吾情〉2007年5月1日


我認識一位報界前輩、已故星島日報名記者任畢明先生,任前輩若仍健在,應逾百歲。他在任何場合自我介紹時,也說自己姓「任(音賃)」。

早年,新聞界(文化界)朋友頗多聚會,雅集或「手談」,各適其適。尤其是星島報系的「星眾」,每日下午在銅鑼灣香港大廈紅寶石酒樓聚會,任畢明為座上客,卻從未聽過有人叫他做「淫畢明」。

以《中國殺人王》及《牛精良》這兩篇連載小說馳名報壇、人稱「先生」的紅綠日報任護花社長,從未聽過他自己及報界中人稱作「『淫』護花」。

《老五馬經》的任達年社長,是紅綠日報「先生」的昆仲,是我的仿林中學學長,與大導演秦劍、星島報業重臣及快報創辦人胡爵坤、籃球名教練尤應邦,並稱「仿林四傑」。任達年從求學至踏足社會工作,也沒有聽過有人呼為「『淫』達年」。

至於「戲迷情人」粵劇大老倌任劍輝,友好們親切呼為「阿任」或「任姐」,而「任」字亦只圈聲讀「飲」,話音為「阿飲」或「飲姐」而已,從沒有人講「阿『淫』」或「『淫』姐」。

更何況,如果有人叫任劍輝做「『淫』劍輝」,不被「任姐」的戲迷扑穿頭才怪。

此外,飾演「四大探長」的影視紅星任達華,也從未聽過有圈中人或影迷呼作「『淫』達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