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粵語正音」

作者: 黃仲鳴

原載: 《文匯報》〈C01 | 副刊采風 | 琴台客聚〉2007年5月13日


有學生暑期將到電子傳媒實習,特來請教:「時間」的「間」,究竟讀「諫」抑「奸」?「周刊」的「刊」,讀「罕」抑「看」(平聲)?

我即答:要我讀音,一定是「時諫」、「周罕」。因為打從小時開始,語文老師就這樣教導我們;而我的父執輩,甚至爺爺那一代,都是這樣讀的。

學生說:電子傳媒要推行「粵語正音」,老師和你祖宗幾代都讀「錯音」了?

我笑了:錯就錯吧,反正語音是會流變的,流了這麼久,地久天長吧,人人都明白「諫」與「罕」。要我「奸」,要我「看」,不能!

我就是這麼死硬派!因此授課傳音之際,絕不「奸」,絕不「看」的。

學生說:那我怎辦?

我說:每一家傳媒機構,都有自己的「讀音標準」。為了保飯碗,你就「奸」、「看」好了。除非不幹!

學生恍然大悟,欣然「受教」。然而老實說,每當聽到電視播報員和電台的記者,唸到這些所謂「正音」時,我就十分刺耳,繼而毛骨悚然。這哪裡是「正音」了?

這個所謂「粵語正音運動」,我不理提倡者依據的是甚麼韻書,我只知道,語音不是永遠不變的,既然流行了這麼多年,人人皆明,人人皆知道是甚麼意思,約定而俗成,為何要來一套甚麼「撥錯歸正」?除了「時間」、「周刊」外,還有以下的詞語,「運動」主導人都認為我們這些正宗廣府人讀錯了幾代,如:

「目光熠熠」的「熠」,非「邑」,應是「入」。

「智慧」的「慧」,非「畏」,應是「衛」。

「扣押」的「押」,非「壓」,應是「鴨」。

「糾察」的「糾」,非「豆」,應是「狗」。

「莖」,非「敬」,應是「亨」。

太多的「正」了,引之不盡。總之,這個「正音運動」,搞到我們暈頭轉向。前些時,半夜三更追電視劇《天龍八部》,劇中人將「吐蕃」讀為「吐播」,我便老大不舒服,小學老師已教導我們是「吐凡」;「吐凡」了幾十年,忽然要「吐播」,我怎也不能「播」出來。

這些「正」,究竟真的是否「正」?

近讀王亭之著的《廣府話救亡》,我才有「如釋重負」之感。原來我爺爺、父執輩、老師沒有教錯音;而是強行推廣「正音」的教授級人馬,所依據的韻書,並非「金科玉律」,亦有讀錯音的。本來,教授自己「奸」,自己「看」,自己「播」,那無相干,但若以權威自居,強而推行,誤導民眾、教錯下一代;並要一些不知對錯、崇尚權威的傳媒遵奉,那確是霸權主義,要不得!

韋基舜說,在所謂「正音」下,他成世人都不知自己的姓讀作「維」,祖宗叫「偉」錯了,自己叫錯了,人家也叫錯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