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容對正音

作者: 白露

原載: 《成報》〈文筆聊生〉2007年5月17日


一套《最緊要正字》,紅了王貽興,也引起了大家對正字正音的興趣。

其實我對任何所謂正確的事物向來都感情淡薄,加上聽覺不敏感,五音不全,對正音尤其。大學時代何文匯教授教的「粵語正音」,是必修科。修讀下來,現在所記得的只是「渲染」要讀成「算染」,「抨擊」要唸成「烹擊」。課堂上教授教得認真,大家學得認真,彷彿有一種忽然的認識﹔可是一走出課室外,大家聽的講的又是另一回事,即使是電台播音員、電視台新聞報道員,都彷彿沒有人學過教授的正音,全部都是不正的音。教授也彷彿知道我們的疑惑,說文字「約定俗成」是一回事,但本義本音卻不要輕易忘卻。

懶音歪音錯音民間之音,浩浩洪潮,無可抵擋,教授與學生都心照不宣。這一科,我特別用心。因為,只有功課及考試簿上的剔號,是安慰教授孤獨的心靈,以及肯定教授這一門課的唯一地方。

最近看到《亞洲週刊》上的一篇文章,談到正音的問題。說支持粵語正音的人是「要通過粵語的正讀化及非熟悉化,把原本屬於整個社會的一套香港式廣東話,變成一種只有具備專業權威人士才能正確使用的技術語言」,認為這些學者是要「奪取話語權」。

這個說法未免過於言重,香港學院裏還設正音一課的不多,通常安排在傳統大學裏的中文系。掌握粵音,也有助讀唐詩,唐詩與粵語息息相關。大學追求權威與真理,是本職所在。但把教授正音,說成要改變整個社會的語言模式,對這門課及這撮人真是一個不小的恭維。粵語作為八大方言之一,文化內容極為豐富,作為一種學術追求,亦是香港社會多元化的表現,毋須過於刻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