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字正音對學生有好處

作者: 周雲

原載: 《文匯報》〈副刊文匯園|亦有可聞〉2007年8月25日


收到潘國森兄郵寄來的的新書《正字正音》,裡面豐富的實例深深吸引了我,一口氣讀完,覺得這樣的書籍,實在太及時了,有很多字,經常看得到,但不知道應該怎樣唸。有一些字,十個人有十種唸法不同的讀音。有一些名人,有一些高官,在公開場合演講或者開記者招待會,往往讀錯字,第二天立即成為報紙的頭條新聞,被人嘲諷一番。這其實是國文老師的錯。他們只會按照書本講課,書本上根本沒有常見的難讀字的教學,即使是大學生,許多字不知道怎樣用,怎樣讀音,到了走向社會,更沒有機會接觸讀音的書本,經常鬧出笑話。

如果香港的高官、知名人士,能夠讀一下潘先生的《正字正音》,一定受益無窮,避免了許多尷尬的場面。所以,望子成龍的家長們,應該重視讀音問題,糾正孩子的錯誤的讀音。為人師表者,更不要誤人子弟,也應該有一本工具書,有空的時候,翻查一下,不要把錯誤的讀音教給小孩子。

「造詣很高」,怎麼讀?不少人唸成「造指」,一定被人當成笑柄。正確的讀音,應該是「醋藝」。潘先生的書,指出了錯誤的讀音的源頭,也指出了糾正的方向,這是非常重要的。在殖民管治時期,英國人根本不重視中國文化,在電台提倡了錯誤的讀音和方向。現在回歸了,中國人應該尊重自己的文化,應該把偏差的東西更正過來。香港教師的錯誤,其實是殖民管治所造成的,重英輕中是一個原因,在電台提倡錯誤讀音,也是一個原因。

現在,書中把一些錯誤的讀音指出,很有實用性。泛濫,讀飯濫,不讀販濫。濫交,讀覽交,不讀纜交。小販,讀小反,不讀小飯。梵文,讀凡文,不讀飯文。梵蒂岡,讀凡蒂岡,不讀飯蒂岡。重複,讀從福,不讀從阜。一顆,讀一火,不讀一果。天衣無縫,讀天衣無馮,而不讀天衣無鳳。改革,讀改隔,不讀改甲。噤若寒蟬,讀衾若寒蟬,不讀禁若寒蟬。齒頰留香,讀齒甲留香,不讀齒峽留香。糾紛,讀斗分,不讀九分。龔姓,讀恭,不讀拱。韋姓,讀偉,不讀圍。庾姓,讀余,不讀羽。坎坷,讀堪苛,不讀砍可。莖,讀敬,不讀衡。吼叫,讀拷叫,不讀口叫。休憩,讀休戲,不讀休甜。恬靜,讀甜靜,不讀戲靜。刊物,讀罕物,不讀看物(平聲),動詞刊讀看登,不讀罕登。星光熠熠,讀星光揖揖,不讀星光入入。友誼,讀友兒,不讀友義。屋簷,讀屋禪,不讀屋鹽。簷篷,讀吟蓬,不讀鹽蓬。謁見,讀揭見,不讀接見。弓弦,讀弓玄,不讀弓言。夭折,讀腰折,不讀擾折。妖冶,讀擾野,不讀腰野。活躍,讀活約,不讀活藥。愉快,讀余快,不讀遇快。逾和渝,均讀余,不讀遇。藥丸,讀藥苑,不讀藥完。果實累累,纍也,讀果實雷雷,不讀果實淚淚。累積,讀淚積,不讀屢積。陰霾,塵蔽天空也,讀陰埋,不讀陰里。閩南話,讀敏南話,不讀文南話。紊亂,讀敏亂,不讀問亂。嫵媚,讀苦味,不讀舞味。座右銘,讀座右茗,不讀座右明。貝聿銘,讀貝律茗,不讀貝月名。香餌釣金鰲,讀香利吊金敖,不讀香利吊金傲。遨遊,讀傲遊,不讀敖遊。姘頭,讀聘頭,不讀烹頭。鄱陽湖,讀播陽湖,不讀婆陽湖。搜索,讀守索,不讀收索。蒐集,讀愧集,不讀鬼集。娠、蜃均讀神,不讀新。舐犢之情,讀璽讀之情,不讀氏讀之情。閃爍,讀閃削,不讀閃瀝。礫石,讀瀝石,不讀削石。鬆弛,讀鬆遲,不讀鬆始。對峙,讀對侍,不讀對恃。雛鳥,讀初了,不讀鋤鳥。惆悵,讀酬帳,不讀酬唱。儲君,讀柱君,不讀廚君。溫庭筠,讀溫庭均,不讀溫庭雲。鸚鵡,讀英武,不讀罌母。會計,讀匯計,不讀潰計。機構,讀機扣,不讀機救。仇姓,讀酬,北方讀球,廣韻亦讀球。上述之差異,乃出於宋代《廣韻》。

晉朝北方少數民族南侵,戰亂的中原地區原有讀音因官家語言變化而變化,中原口音已改變。至南宋時,蒙古人南侵,中原人士大量流亡南下,發現南方人口音與讀音與宋代開封府口音不同,官府乃統一讀音,出版《廣韻》,這其實是宋版普通話。

廣東之開發,同秦漢時大量中原移民入粵有關,故廣東人保持了中原古老語法、讀音和詞彙。廣東話保存了唐代之前至秦漢之古音,在民間自然流傳,以廣東話讀唐詩,鏗鏘押韻,用普通話來讀,則不合韻。所以,正讀粵音,乃保持本地文化和古老漢語之真髓也。今人又以宋官話來糾正粵音,豈不令人搖頭嘆息。

(編者按,本文所指的正音,是粵語正音,非普通話正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