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音沙士事件

作者: 白廣基

原載: 《太陽報》2007年9月13日


據悉深圳將以普通話作統一語言,真叫人抓破頭皮。深圳特區基本上就是移民城市,普通話早已取代華南方言,而且普通話根本就是我國的官方漢語標準語嘛,我疑心是否中央把指令下達錯了地方,大抵是要香港全面普通話化唄。

若中央真的想把廣府話殺掉的話,真是華夏民族的一大功德。這種方言自恃繼承了先秦到兩漢時期的「雅言」,再以香港下三濫的流行文化為反動基地北伐普通話的正統地位,真是可惡至極也。

幸好多得一位潛藏從事敵後工作凡二十多年的「廣府話奸」中文系博士,以宋代《廣韻》之陳年老中州音,通過香港電台及教育部門大放病毒,今年更將「病毒音」扔進中學會考,以中國語文科的試卷四考核學生的「說話能力」。

如果將「白之戀人」讀成「白癡戀人」,當然抵打,問題是,據「抗病毒音」人士調查發現,所謂「正音」就是「機構」要讀「機救」;「棟梁」要讀「凍梁」;「夭折」要讀「繞折」;「莖葉」要讀「衡葉」。

一個通過了嚴苛「粵音正讀」的會考狀元小男生,若然有日發現下體有點癢,於是跑去跟醫生說:「我『陰衡』痕呀!」那位醫生始終聽得一頭霧水,把藥方開錯了,令一個未來社會「凍梁」當堂「繞折」。傳說孫中山先生當年也舉腳支持以普通話作我國官方語言,果然高瞻遠矚,要是今天才參加會考,以他一腔中山口音,早已被革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