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音的標準

作者: 歐陽偉豪

原載: 《星島日報》2008年1月4日


語言學大師趙元任先生在1980年出版的《語言問題》〈何為正音〉一文中提出了三項正音的根據:一、跟事實;二、跟民意;三、跟知識分子。我於去年三月應香港大學語言學學會的邀請,參加了一個學術論壇,提出正音有三重意義:正確、正路、正宗。正確就是參考辭書所記載的語言事實;正路是參考大眾日常慣用的口音;正宗是參考來自不同學術背景的知識分子的語音。

同義不同讀音

語言不似數理化邏輯等硬科學般只有唯一準則,當中所包含的語音、詞彙、句法既可以有一個標準,也可以有多重標準。例如:「時間」的「間」有兩個標準音,一讀第三聲(「澗」音),一讀第一聲(「奸」音),「一時間」、「霎時間」的「間」就讀作「奸」音。如果讀作第二、四、五、六聲,則大錯特錯,所以標準雖然有二,但對錯分明,沒有混淆。兩個標準音並存於同一時空下,絕不出奇,下表字例從坊間三本字典中輯錄出來,不難發現,在同一意義下均有兩三個讀音。

字典審音多保守,不一定全收社會人士所慣用的語音,縱使如此,三本字典都給予字例多個標準音,反映不同語音共存於我們日常生活當中。

取捨視乎語境

這樣,兩個正音的受歡迎程度便各有不同。以上表「構」字為例,多數人讀kau3(「扣」音),少數人讀gau3(「救」音)。情況就好像多人愛吃白米,少人愛吃糙米,有人則兩者皆歡。又例如:「傍晚」的「傍」,根據上表,可以讀bong6(「磅」音),可以讀pong4(「旁」音),香港電台新聞主播讀「bong6晚」,商業電台主播讀「pong4晚」,二音同樣並存於大氣電波中。除此之外,語音也可並存於一個人的口語裏,我有時讀「意思(si1)」(「司」音),有時讀「唔好意思(si3)」(「試」音)。兩個正音共存於世,如何取捨要視乎語境,即運用語言的環境。學生需要應付考試,需要多查字典辭書,保守為上。考試之後可聯朋交遊,輕鬆作樂,講潮語發潮音。

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標準,古代韻書現代辭典何者較佳?學術宗派林林總總哪門適合?民間智慧與權威大師又是否必然對立?選取當中無可避免涉及主觀因素,面對社會上的正音推廣運動,要分清楚「推廣正音的手法」跟「正音」本身是兩回事。情況猶似牧師推廣福音一樣,過分熱情逼令我看福音我跳樓都不看;淡然地把福音放於檯上為我多添一份讀物,我會拿來閱讀。推廣正音的工夫也差不多,宜淡然的鼓勵,不宜熱情的逼令。


有關連結:http://forums.cantoneseculture.com/forums/1154/ShowThread.aspx#1154
     再談正音、正讀
     時間與「一時間」
     兩讀法不等同「雙重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