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基本功/改讀擴音致亂之類

作者: 容若

原載: 《大公報》〈教育|放眼天下〉2008年1月29日


考證糾字讀矯的陳第,有一番話反映文字發展規律,那就是:「時有古今,地有南北,字有更革,音有轉移,亦勢所必至。」要粵語復古音兼跟國語,正因違反這條規律而造成混亂。

港英時期「正音」因此至亂之例,最受詬病者,除了改讀糾音,要算改讀擴音了。擴大的擴,依古時《廣韻》和今天的普通話都是讀廓的。殊不知,六百年前的元代末年,有人叫擴廓帖木兒,一名兼用擴、廓兩字,已顯示當時擴已不讀廓了。擴字在粵語中,早已跟鄺、曠、礦、礦、壙、纊等從廣的字一般讀法,都已讀成抗。「正音」人士二十多年前開始復古音兼跟國語,至今並未成功──除了大多數操粵語的人不盲目跟風,也由於讀廓在粵語較難讀準。結果讀廓不成,變了讀確,不三不四,造成混亂。最可笑的是,始終走不出抗字的圈子(確字是抗字的入聲)。

《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除了糾、擴改讀致亂,還有好幾個誤例:煙掹的掹,粵語讀通,字詞表的編者以普通話掹字與匆、葱同音,竟以這兩個字的粵語同音字充去標音;燒灼的灼,粵語讀卓,普通話讀酌,字詞表以酌的同音字雀去標音;不忿的忿,粵語讀份,為了跟普通話字詞表標讀憤;跛腳的跛,粵語讀「閉1」,字詞表改讀「波2」,以接近普通話(讀簸);一棵樹的棵,粵語讀「頗1」,字詞表改讀火,以接近普通話(讀科)。這些都是在粵語實際讀音之外,強加一個不實際(沒有人讀)的讀音,製造混亂,加重學子無謂的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