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氏豈可不標音﹗

作者: 容若

原載: 《大公報》〈教育|放眼天下〉2008年2月29日


區、單、鮑三個字都是姓氏用字,而且是不少香港人的姓。《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粵語竟然沒有標音。

先談區字。字詞表粵語只標讀拘,詞例有區分、區別、區域。老師學生有姓區的怎麼辦?是否要依字詞表改讀拘,不許讀歐?

再談單字。字詞表粵語只標讀丹,詞例有單元、單打、單詞、單車、單一、單位、單身、單純、單槓、單調。老師學生有姓單的,是否也要依字詞表改讀丹,不許讀善?

其實,單字還有第三個義項,另有讀音。

匈奴君主稱號,叫作單于。單字讀禪,于字讀余,高小歷史課,老師教到漢武帝伐匈奴,或教到西晉「五胡亂華」,都會特別指出要學生記住:這兩個字不可讀丹於,而要讀禪余。

我看到不少香港小學生,識得王昭君,知道有昭君出塞故事,尤以一次常識比賽印象深刻;他們當然了解到「出塞」就是要嫁給匈奴的單于了。

至於鮑字,字詞表粵語只標讀包,詞例只有鮑魚,這也不夠。香港人姓鮑的,其姓不讀包而讀「包6」(陽去聲),已經是香港的普通常識。就是「鮑魚」一詞,用法不同,也不一定讀包,成語「如入鮑魚之肆」讀法就跟姓氏相同。即使有小學生未接觸到這成語,把鮑字當作「一音一義」,那也是剝奪了學生的認知權利,使老師遇到實際問題時感到尷尬。

以上三例,必須補充讀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