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字和嗅字

作者: 容若

原載: 《大公報》〈教育|放眼天下〉2008年5月30日


有人說,浮字在粵語中,有文讀和白讀。我補充一句:有時文白難分。

浮,在《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的粵語標音,只標讀蜉,詞例有浮萍、浮沉、浮雕等。這個讀音,可以說是文讀,因為書本上用的浮字,一般讀這個音。

可是,浮字也可讀蒲,如浮在水面的浮,就讀蒲了。又如,在水面浮出頭來,謂之浮頭,也讀蒲。俗語「戽水望船浮」,同樣是讀蒲的。這個讀音,可以說是白讀,因為口頭上用浮字,大都讀這個音。

話雖如此,讀古書,包括讀唐詩,這個浮字,往往要讀蒲。這還不是文讀(讀書音)?

類似字例,還有嗅字。

嗅,在《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的粵語標音,只標讀臭,詞例只有嗅覺。即使如此,也說明這是文讀(讀書音)。

嗅字還可讀控,用鼻子湊近,以辨別何種氣味,就叫做嗅,讀控。「嗅來嗅去」,讀控來控去。這麼讀是白讀(口頭音)了吧?

可是,在古書裡,用到嗅字時,往往要讀控,可知粵人嗅字讀控,亦來自文讀。

這兩個例子說明,「重文輕白」是錯誤的。理由正是:文白之間並無「楚河漢界」。在字表中,浮字應補蒲音,嗅字應補控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