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頭一訛老豆再訛老竇

作者: 容若

原載: 《文匯報》〈教育‧放眼天下〉2008年10月28日


廣府人有暗呼其父為老頭的習慣。此習始於「狀元之鄉」順德。順德鄉音頭讀成豆。這種叫法傳到廣州,不只讀法,寫法也由老頭變成老豆。翻清末民初廣州報紙,就知甚為普遍。研究廣州話本字的詹憲慈,早在一九二五年已指出老豆實為老頭,只是未提訛變原因。大概無人留意,直到抗戰勝利後,省港澳報紙仍然清一色寫成老豆,至於讀法,不在話下了。

老豆的叫法,由背後轉到面前,由暗呼變成直呼,始於四十年代末鄧寄塵在廣州的電台講諧劇,不久又見於香港粵語笑片。兒子直呼其父為老豆,乃大行其道。有個為小報寫遊戲文章的人,乘機虛構故事,指老豆叫法是紀念「教五子,名俱揚」的竇燕山,所以應該寫成老竇云云。當時香港小報很多,副刊剪載舊稿之風甚盛,這個故事一再「翻炒」,竟然不脛而走。可笑有八家香港報刊,規定老豆要寫成老竇。更可笑的是有學者胡說老豆是簡寫,老竇才是正寫。識者捧腹。

九月十五日晚上,香港電台一個節目的主持人,把俗語當「經典」,考究廣府人呼父為「老竇」成了當晚該節目的內容。這當然又為識者所笑。因為人云亦云,他已不知是第幾十名了!

近年來,香港電台高層多次揚言,港台是「監督」港府的機構,卻沒有說他們的節目由誰來監督。如果一時尚未物色到適當人選,只要涉及語言文字或歷史文化等方面的,容若願效微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