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族移民 雅言入粵

作者: 周雲

原載: 《文匯報》〈文匯首頁‧副刊‧百家廊〉2009年1月31日




古代廣東的封開,是北方舊貴族最集中的移民地,這些移民把六國典章文物都帶到了封開,保留了古籍和古經文,能以古音讀經。


(續上篇)秦代移民主要落腳於廣東何處史書沒有明確的記載,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當時的番禺即今天廣州一帶,仍是百越的天下。因為直至秦末,趙佗在此建立南越國時,所任用的官員從丞相以下均是百越人。就連趙佗本人,也得改變自己的服飾、生活習慣及其語言,將自己異化成百越人,以便於統治。西江中部的情況就有所不同,因為西甌人首先起來反抗秦始皇的統治,秦兵攻擊的目標也就集中於這個地區,而經過秦兵的征討,原來居住在那裡的百越土族大都逃散,從而成為漢族移民落腳定居的最佳之地。同時,在那個時代,中原漢人進入嶺南,由於五嶺之隔,主要靠水路,除靈渠外,秦始皇三十四年,又在富川的嶺口修築一條新道,將瀟水和賀江聯結起來。這樣,賀江與漓江就成為南北溝通的兩條主要通道,而賀江、漓江與西江交匯之處,也就成為中原移民首先落腳之地。廣東的封開縣是北方舊貴族最集中的移民地,這些移民文化水平高,把六國典章文物都帶到了封開,保留了古籍古經文,能以古音讀經。

封開在秦代稱為廣信。據《漢書》記載,到東漢時,地處西江中部的蒼梧郡的人口有14萬,而南海郡只有9萬。這個曾經歷戰亂的地區,不但沒有變得一片荒蕪,反而人口密集遠遠超過南海郡,如果沒有大批漢族移民源源補充,是不可思議的。直至趙佗建立南越國時,也採用百越土著的服飾和生活習俗,講百越土著的語言。可見雅言為未在嶺南通行,只是出現了少數面積很小的「雅言島」。這些秦漢的移民對於自己的語言和文化深以為榮,以保留或發揚光大為傲,非常重視教育,辦了許多博學堂,呈現了巨大的強勢。漢武帝設「交趾刺史部」監察各郡,東漢撤交趾刺史部另外設置交州,交趾刺史部和交州都是漢人政權,政府設在廣信,官方交際必須講雅言。交趾刺史部和交州的治所大部分時間設在廣信,雅言就首先在廣信使用。

廣信從此成為嶺南早期的文化中心。東漢時期,一大批文人學者以這裡為陣地,開展文化活動,設館客授生徒。其中最突出的是經學家陳元和士燮。陳元被譽為「嶺海儒宗」,晚年回廣信辦學,成為嶺南文化的先驅者之一。士燮擔任交趾郡太守40多年,還一度「董督七郡」,不少中原文人慕其名前來依附,他們來往於交趾、廣信等地,以講學為業。這些文人在傳播中原漢文化時所使用的,當然是有漢字作為記錄符號的雅言。

大批漢族移民定居的結果,是使西江中部成為嶺南最早的漢文化傳播基地,也就成為嶺南最早的「雅言」傳播基地。漢族移民在這個地區取得了統治地位,作為文明程度較高的征服者,其語言也就成為優勢語言。

當地土著將漢語作為第二語言來學習、來掌握,學習漢文化和漢字,「雅言」也就在這一帶逐步流行開來。這些土著居民的語言本來千差萬別,互相無法通話,又沒有文字,因此除了跟漢人交往時使用雅言之外,部落之間交往也不約而同地借助雅言。這麼一來,雅言便成為各土著部落的共同語,就像春秋戰國時各諸侯國交往都使用雅言一樣,形成雙語制,在自己部落內使用自己的母語,對外交往則使用雅言。同時,古百越語言中一些因素,也為漢族移民的語言所吸收,從而逐漸形成為漢語的一支方言——粵語。

廣東氣候溫和,糧產豐登,秦代北方移民樂不思鄉,秦滅亡之後,他們不再回徙故土,長作嶺南人,戀上了這樂土,他們沿著西江向著珠江三角洲地區進發,到了廣州和南、番、順,與原居民通婚,其語言雅言成了主流語言,粵語因此在珠江三角洲流行。東吳政權於公元217年將交州州治從廣信搬到番禺,即今天的廣州。三國時代廣州逐步成為了粵語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

從東漢末年起,中原經歷300多年的戰亂,導致中原漢人一波又一波更大規模南遷,嶺南漢族移民人數激增。這些漢族移民南遷的途徑,雖然各有不同,但靈渠作為主要通道的地位並未改變。

但西江中部作為漢族移民主要聚居地的地位未有失落。因此,經歷兩次移民浪潮之後,中原文化和語言,首先在這塊地方傳播並與百越文化、語言融合,從而逐步形成自己的特色。

更重要的是:晉代之後,「五胡亂華」,中原受北方遊牧民族統治長達270多年,原有的居民紛紛逃離黃河流域,其語言面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原來的「雅言」幾乎蕩然無存;而嶺南漢族移民的語言沒有經歷這場衝擊,也就較多地保存著「雅言」的面貌,加上五嶺形成天然的地理屏障,從而跟中原拉開了距離,成為漢語的一種方言,保留了中原漢語的特色。

粵語形成於西江中部,說得再具體一點就是古廣信一帶。方言的形成直接影響著它的分佈。反過來,分析方言的分佈情況,也可以印證它的形成和發展過程。由於粵語形成於西江中部,後沿江而下向珠江三角洲擴展,因此,西江中下游一帶的粵語一直保持著較大程度的一致性;而遠離西江的地區,如「四邑」(台山、開平、恩平、新會)、陽江等,語音差異就較為明顯。就拿封開縣的粵語來看,南片講封川話,北片講開建話。這兩種次方言雖然同屬粵語,但其聲、韻、調有較大的差異,基本不能通話。封川屬古廣信縣地,地處西江邊上,因此這一帶的粵語與廣州話差異並不大;而開建話跟廣州話就有較大的差異。

上述可見,封川話具有粵語廣府話的基本特點:在聲母方面,沒有翹舌音,「見」組讀為牙音(舌根音);在韻母方面,保留著鼻音韻母〔擬m〕和全套入聲韻母:〔擬p〕〔擬t〕〔擬k〕;在聲調方面,上聲與去聲均分陰陽,入聲則分為上陰入、下陰入和陽入,等等。事實上,封川人與廣州人在通話上沒有多少障礙。

(《粵語不是粵人古語,而是中原夏語》.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