擴字一個官音三讀

作者: 容若

原載: 《文匯報》〈教育‧放眼天下〉2009年2月17日


所謂「擴字一個,官音三讀」,指擴大、擴充、擴展的擴字,在香港官場的粵語讀法,分為三種。先從二○○八年六月二十六日下午立法會的會議中三位高官發音說起。

當時特首曾蔭權率領三位司長和十一位局長出席,讀到擴字時,有三種不同讀法:曾特首時而讀抗,時而讀確,律政司長黃仁龍讀成廓,政務司長唐英年則讀確。究竟誰是誰非?何以曾特首有兩種讀法?

對粵語略有研究都知道,擴字在宋代確如《廣韻》,是讀廓的,到了元代已有變化;長期以來,擴字在粵語中早已跟鄺、曠、礦、礦等字讀成抗了。曾特首讀抗,反映了這個字的粵語實際讀音。黃司長讀廓符合《廣韻》,是港英時期「正音」人士依照黃錫凌《粵音韻彙》復古音的讀法。可是,曾特首又讀成確,與唐司長讀法一樣,那是「第三種音」了。這由於擴字復古讀廓,於粵人發音不便而讀歪了。凡是依復古讀廓的人,大都有這種弊端。這是「正音」復古造成的粵語讀音混亂的現象之一。

我之寫這一篇,源於今年一月十一日從電視看到教育局長孫明揚解釋「微調」政策時把擴字讀抗,深喜孫局長尊重實際讀音,緬懷舊事,因而下筆。

其實絕大多數廣府人都尊重傳統,讀擴字的都依實際讀音,只有少數誤蹈復古泥淖的人才讀歪。他們不知是某些「正音」人士故意藉復古製造粵語讀音分歧,產生了極壞的影響;已屆中年的香港高官之有將擴字復古讀廓,或讀不出廓而誤讀成確,都是拜這些人之所「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