桿菌的桿多了三個錯音

作者: 容若

原載: 《文匯報》〈教育‧放眼天下〉2009年3月24日


桿字兩音,槓桿讀干,桿菌讀幹,這是粵語長久以來的讀法,由戰前到戰後,凡數十年,一直如此,並無其他雜音。換言之,這兩個讀音,是桿字在粵語的實際讀音。到二十年前,桿字在香港多了一個音,讀成追趕的趕,亦即禾稈的稈,用於桿菌。與此同時,「正音」人士認為,既然槓桿讀干,桿菌也要讀干,以資「統一」。

我問過人:何以桿菌的桿,要改讀追趕的趕?有人答稱:普通話桿字讀第三聲,等於粵語的上聲,所以桿菌就要改讀趕菌。記得這種讀法,最初在無線電視新聞報道開始使用;由於沒有什麼人響應,改讀了一個時期就「無疾而終」了。

由於「正音」人士搞讀音「統一」,桿菌也要像槓桿那樣讀法,影響較大,香港電台、有線電視,把桿菌讀成干菌,視為「正音」,其他電台、電視台也頗受影響,但不固執。

桿菌在香港電台,最近有新的讀法。二月八日(星期日)上午《講東講西》節目,女主持人今次把桿菌讀成旱菌。由於有邊讀邊的人很多,這個讀法,可能不只港台主持人一個。

如不搞「粵音大革命」,桿字應維持長期以來的兩個讀音:槓桿的桿讀干,桿菌的桿讀幹(衛生醫療界包括醫官一般如此讀),那末,把桿菌的桿讀作趕,讀作干和讀作旱,都是錯誤的。我對桿字讀音的態度是八個字:「一仍舊貫,何必改作」!容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