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質彬彬」古寫作「文質份份」

作者: 容若

原載: 《文匯報》〈教育‧放眼天下〉2009年3月27日


二月八日(星期日)收聽香港電台《解構經典》,又聽出兩處弄錯:一是把澹臺滅明說成「南昌人」,一是把「文質彬彬」說成又讀作「文質份份」。

先談第一錯。主持人講解《論語》,講解到「子游為武城宰,子曰:女(古汝字)得人焉爾乎?曰:有澹臺滅明者……」這段話時,似乎不理解孔子要學生言偃(子游)薦舉當地精英,因而不悟澹臺滅明是當地人。其實,澹臺滅明是武城人的資料絕不難查,不明白何以把這人的籍貫由山東(武城)扯到江西(南昌)去?稍為研究過當時的地理、文化和政治情況,都會知道長江以南的一個普通人,根本無法「移民」到山東去。

再說第二錯。成語「文質彬彬」,古寫作「文質份份」(見《說文解字》)。今本《論語》及其他同時代典籍,「彬」字是後人追改。今天的辭典還有說「份」字又讀作「彬」,就因為「份」是「彬」的本字。記得香港回歸前,港英律政署官員和某些「正音」人士,不諳漢字源流,而食古不化,反對身份證的「份」字,要復古為「分」,理由就是「份」字有個「彬」音。殊不知「份」之讀「彬」由於「分」在古時讀「彬」,這是古無輕唇音之故。這一點,不知如何會引起《解構經典》主持人的誤會,把「份」古讀「彬」顛倒為「彬」又讀「份」?既然古無輕唇音,連「分」、「份」都讀「彬」,當時未出現的「彬」字,又怎會讀成當時未有的「份」音呢!

日前我已說過,「解經」也要了解漢字源流,博古通今。這不是開玩笑。但願今後「解經」的人,在這方面補課,做好準備,然後登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