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蕃薯」也是正寫

作者: 川媽

原載: 子在川上曰 《最緊要正字》指瑕 2006年12月12日


爸爸上網瀏覽,赫然發現,原來 29-10-2006 《最緊要正字》曾經提出「蕃薯糖水」應作「番薯糖水」。《最緊要正字》又錯誤地以為「蕃薯」不確。

爸爸說,查證的工夫其實相當簡單,上網查《國語辭典》,在「蕃」字條下云:

「來自外國或外族的。通番。如:蕃茄、蕃薯。」

「蕃」通「番」(注意,是「通」,不只是「蕃」簡化成「番」),在《現代漢語辭典》中也明明白白的寫著。中文大學《粵語審音配詞字庫》「蕃」字條下,也注有「faan1」、直音「翻」的讀法,並注云:同「番」字。證據確鑿,不容抵賴。

爸爸對這節目經常犯錯,由最初的諒解,到後來的憤怒,到近日已漸麻木。爸爸說,由「番」而為「蕃」,一方面是因為「蕃」曾用以指稱外族,同時,也是字詞分化和詞彙偏旁同化的結果。

例如,「鳳凰」本來寫作「鳳皇」,後來,「皇」字因為受到前面「鳳」字有聲符「凡」的構形影響,因而也同化出從「几」的「凰」,成為一個六書無法說明的怪字。難道我們說,喂,「鳳皇」才是正寫,「鳳凰」是錯誤的?寫「鳳凰」的都是語文垃圾?這是哪門子的文字學?

好端端一個合情合理的語言現象,甚麼時候一言堂下來,便被押入監牢,由正貨無辜成了假貨。這批冤假錯案何時能申! 這輪 21 世紀的香港文字獄,何時方息!

爸爸說節目中康博士引用「番」「蕃」二字本義,認為二字不容混,對不起,康老師,你錯了,「蕃薯」之「蕃」,是漢語詞彙發展的當代結果,本義可以用來解釋字形演變的軌跡,但不能用以桎梏詞彙的孳乳發展。康博士又說,大約宋朝之後已不用從艸的「蕃」,咦,那麼,在一眾招牌上寫上「蕃薯糖水」的,原來都是宋朝以前人了。哈,原來香港滿街都是彭祖呢!

至於《最緊要正字》節目網頁中,寫道『蕃薯糖水識食不識寫,莫非你是「番薯」一名。』或者『「栓塞」的正確讀音,怎樣唸?不懂?莫非你腦生蝨影響智力? 』(22-10-2006 節目重溫) 則是利用自己的知識(雖然,其中一些還是錯誤的)侮辱別人,以顯示自己的優越,這是人格問題,更不值一哂了。

噓,看來爸爸未麻木,仍能憤怒。

爸爸補記:我是憂心香港的老師和學生,看了《最緊要正字》,誤服砒霜為蜜餞,錯將毒草當人蔘(噢,《最緊要正字》又會說,「人參」才是正寫,「人蔘」不確了,因為「蔘」是「廣大」或「垂下貌」!),竟把正寫當成錯寫,要重新糾正,是難之又難的事啊!怎麼辦?怎麼辦?


延伸閱讀:字正詞嚴﹕香港的粵語文化──從「最緊要正字」說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