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亭之祭董驃文

作者: 潘國森

原載: 《文匯報》〈琴台客聚〉 2007年4月4日


維西元二千又六年,歲次丙戌,於農曆二月十五日,家人友好後學,同祭於董驃公之靈前,肅穆哀痛而悼之曰:

幼遭危難,遂成孤兒。長而立志,馬圈名馳。污泥不染,不蔓不枝,立言正大,公眾是依。一言雷動,發揭奸私。天崩地裂,悠然自怡。志在社會,豈肯然疑。同聲相應,正語嚴詞。

及於晚輩,扶掖切磋。獎之勵之,如琢如磨。琢玉成器,琢木成舵。期其卓立,不黨不阿。良心天地,勿論親疏。馬迷非少,權貴非多。公眾利益,維護唯呵。得公長養,芝蘭滿坡。

偶然遊戲,粉墨登場。富貴逼人,四海名揚。警察故事,助弱鋤強。形象如在,寧不哀傷。遽然而逝,慟我肝腸。永留典範,地久天長。英魂上界,辰宿列張。維公尚饗,奠以壺漿。

王亭之哭輓

這篇祭文在互聯網上覓得,我不是馬迷,但此文實在值得向驃叔的馬迷與觀眾介紹,驃叔的忠實「粉絲」(fans)應當背得滾瓜爛熟才是。

當中正文部分,用《詩經》四言詩的體裁,共三章。第一章兒、馳、枝、依、私、怡、疑、詞押韻。第二章磋、磨、舵、阿、疏、多、呵、坡押韻。第三章場、揚、強、傷、腸、長、張、漿押韻。

第一章寫驃叔的「仗義執言」(驃叔有一匹同名馬),和對香港賽馬事業的建樹。五、六句用周敦頤《愛蓮說》的典:「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賽馬名為「博彩」、「娛樂」,實為賭博,屬於偏門行業,蓮為花中君子,方能不受污染。不蔓不枝暗扣「中通外直」,即有諸內的是通情達理,形於外的是正直品質,故其言如雷動天地,有功於社會,非徒供給贏馬「貼士」,亦能教育大眾。「同聲相應」則出自《易.乾文言》當中,釋「飛龍在天」的部分。還記得當年有一個以「馬評人」命名的組織,驃叔嘲之,因為只有人能評馬,並無馬可評人,實在十分幽默。

第二章寫驃叔之扶掖後進,「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用《詩.衛風.淇奧》的典。《三字經》:「玉不琢,不成器。」舵則是舟船定向之器,是為因材施教歟?「非」在此作動詞用,即「以為其不是」,否則「權貴非多」無解,此句與上文「發揭奸私」、「不黨不阿」呼應。芝與蘭都是香草,比喻人德操皆美,在這裡則是「芝蘭玉樹」的省文,比喻優秀的後輩子弟。

第三章寫驃叔的演藝事業和結尾。「富貴逼人」系列,演神童驃,與沈殿霞合作,最能引起那個年代移民海外的香港人共鳴。「警察故事」飾演驃叔,是主角成龍的上司,平素比較怕事兼「卸膊」,但在真正緊急的關頭卻能挺身而出,支援下屬,堅守崗位。不過我最喜歡的角色還是電視劇《再向虎山行》的武學宗師容滄海,一人而能容滄海,連名也起得好。「辰宿列張」借自周興嗣的《千字文》,古人認為天上星辰代表地上人事,英魂既上界,自當在諸宿之中得一居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