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韻並行

作者: 潘國森

原載: 《都市日報》〈中國名堂〉 2007年9月11日


現代人諷誦唐詩,以用廣府話最為傳神。但時代變遷,21世紀國人要做格律詩,還是應用時人語音。雖文化傳承有一些弱勢,但中國廣土眾民,總得有個標準,以利大地南北同胞溝通。既如此,用普通話平仄韻轍做近體詩和填詞,不失為幫助下一代加深了解中國文化的方法。廣府話是值得保留的文化遺產,亦不應受平水韻局限。如果「普通韻」和「廣府韻」並行,只要詩人講明自己用甚麼韻,就完全沒有毛病。詩人喜歡向同鄉寫出自己的心曲,這樣的情懷亦應尊重和支持。至於「普通話要跟《廣韻》嗎?」當然不能重新讀入聲。「粵語以《廣韻》審音」,只是香港官僚行政干預學術的結果,必成為香港教育史上的笑話。(二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