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騎劫了母語教學?

作者: 潘國森

原載: 《蘋果日報》〈論壇版〉2007年10月25日


筆者八月在論壇版撰文,要求教育當局的高官回答:「香港的母語教育認了誰做媽媽?」並列舉了八個教育當局推廣的怪音,互聯網上頗有網民轉載拙文,並皆嘩然。

教育局未有回應,他們可能認為這是芝麻綠豆之事,毋須理會吧!現在再舉八個怪音,都是教育當局認可要向全港中小學生推廣的唯一「正音」:

‧「撰寫」要讀「賺寫」而「贊寫」當錯

‧「僭建」要讀「佔建」而「暹建」當錯

‧「梵文」要讀「飯文」而「凡文」當錯

‧「創傷」要讀「瘡傷」而「愴傷」當錯

‧「吼叫」要讀「口叫」而「酵叫」當錯

‧「藥丸」要讀「藥圓」而「藥苑」當錯

‧「風聲鶴唳」要讀「鶴麗、鶴列」而「鶴淚」當錯

‧「座右銘」要讀「座右名」而「座右茗」當錯

這些都是新學年中學國文老師受過「粵語正音班」再培訓之後,要按著來教學生的怪音。既然教育局高官不管,只好向大家介紹是甚麼人用甚麼辦法騎劫了「母語教學」,讓新聞界朋友發揮監察政府的功能。

筆者的結論,是認為教育當局「行政干預學術」,「罷黜各家,獨尊何氏」。

二00三年「粵語正音推廣協會」成立,該會其中一個宗旨是:「配合教育當局落實以『發音準確、吐字清晰』為語言訓練目標以及在學校推行粵語正音訓練。」難怪他們可以用雷霆萬鈞之勢推廣前述怪音。

由何教授一人說了算

該會的重要成員包括:名譽顧問三名,即前任廣播處長朱培慶先生,現任教育局首席助理秘書長(課程發展)陳嘉琪博士(王啟思先生即是其頂頭上司)及前任演藝學院院長盧景文教授;學術顧問一名,前任中文大學教務長何文匯教授;主席一名,現任中文大學評議會主席殷巧兒女士;以及招祥麒、林建華、伍德基、陳偉佳、何奇韜、康志強、梁姚玉、廖鳳香、戴洪芳等各位校長(校長眾多、未能盡錄)。筆者列出各位的公職,是按「大夫無私交」的春秋大義,因為他們所推廣的事影響香港教育,有責任面對公眾的質疑。「粵語正音推廣協會」推廣的所謂正音,即是由何文匯教授一個人說了算。為甚麼筆者評之為「行政干預學術」呢?香港教育署(二○○三年被裁編解散)曾經在一九九○年出版由香港教育署語文教育學院(現已併入教育學院)中文系編的《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一九九二年再出修訂本),作為中小學老師參考的工具書,審音委員包括:羅忼烈、陳志誠、張日昇、張群顯、姜貝玲、林章新、李潤生、單周堯、余迺永、陳煒良、鄭崇楷、何國祥、李學銘、吳鳳平等十多位學者,他們當中許多今日仍在香港各大學任教。教育局單方面否定先前教育署發佈的「廣州話參考音」,全部推廣何文匯教授的「正音」,卻沒有給各位學者一個「答辯機會」,不是「行政干預學術」是甚麼?前一次筆者可能問錯了人,孫局長、黃秘書長、王副秘書長等似乎級數過高。那麼讀者也可以拿這些怪音去請教陳博士、殷主席和各位校長,憑甚麼說一位何教授可以勝過十幾個教授?



粵語文化傳播協會主席

潘國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