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用「三陰」

作者: 潘國森

原載: 《都市日報》〈中國名堂〉 2008年1月25日


《紅樓夢》多以「三陰」入文。第四十七回〈呆霸王調情遭苦打 冷郎君懼禍走他鄉〉:「薛蟠聽了,叩頭不迭,道:『好歹積陰功饒我罷!』」第七十七回〈俏丫鬟抱屈夭風流 美優伶斬情歸水月〉:「兩個姑子聽了,念一聲佛道:『善哉!善哉!若如此,可是你老人家陰德不小。』」第二十九回〈享福人福深還禱福 癡情女情重愈斟情〉:「鳳姐兒笑道:『我們爺兒們不相干。他怎麼常常的說我該積陰騭,遲了就短命呢!』」

第一例求饒,以寬恕別人過失為做善事。第二例賈府「當權派」因逼死丫環而內咎,姑子拍馬屁說做法事積陰德。第三例是鳳姐待人向來陰損刻毒,故旁人皆認為應積陰騭。古人認為平日多作善行,可福澤自身及後人,這是陰功、陰德、陰騭的正解。現代廣府話於陰功、陰騭多作反話用,陰騭為重、陰功為輕。歐陽博士只有語境語感兩板斧,便誤以為「冇陰功」和「陰功」都解同情。(四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