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功博士與孫局長

作者: 潘國森

原載: 《都市日報》〈中國名堂〉 2008年3月5日


偶翻《稼軒詞》,見一首〈感皇恩(壽范倅)〉:「七十古來稀,人人都道,不是陰功怎生到。松姿雖瘦,偏耐雲寒霜曉。看君鬢底,青青好。 /樓雪初晴,庭闈嬉笑。一醉何妨玉壺倒。從今康健,不用靈丹仙草。更看一日歲,人難老。」

古人有名、字、號,南宋大詞人辛棄疾,字幼安,號稼軒,只可以稱為稼軒詞,不能說是棄疾詞或幼安詞。稼軒卒年六十有八,未及古稀。讀到第三句便想起歐陽偉豪博士,他在報上教學生陰功與冇陰功都解作同情。范倅年七十而鬢未白絕非老天爺同情,生在這?解作「能夠」,陰功則是暗中做善事。香港教育當局的主事人真的連台灣的杜正勝也不如,至少杜某敢於面對批評,不似孫明揚局長及其前任那樣麻木。去年三月行政長官辦公室曾經回信給我們粵語文化協會,說我們批評「何氏正音」的資料已轉教育當局跟進,一年容易過,總不見下文。這算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嗎?

(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