驢與騾

作者: 潘國森

原載: 《都市日報》〈中國名堂〉 2008年3月14日


將橙字讀作平聲,亦有其在古典文學的根據,但不是日常用法。如周邦彥的《少年遊》:「並刀如水,吳鹽勝雪,纖指破新橙。錦幄初溫,獸香不斷,相對坐吹笙。/低聲問:向誰行宿?城上已三更。馬滑霜濃,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按這詞牌的格律,橙、笙、更、行四字要押韻,因此橙字在此要讀平聲如「倀」(陽平聲)。

由此可見,橙字在宋代仍保留平聲,但在我們大部分香港粵籍人士出生之前,橙字的粵音早已轉讀為陰上聲,陽平聲的讀法在日常生活中已廢除,這才是「語言是約定俗成的結果」。我不反對在讀詩詞時在適當時候按格律將橙讀回平聲,但不能用行政指令駁回早已約定俗成的變讀。社會上有幾多人認同「橙讀如倀」?教育局硬要小學師生以此作為首選正讀,只反映行政干預學術、閉門造車的畸型文化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