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豆泥」

作者: 王亭之


有位讀者居然識窿路,電郵到樨樨的網址,問王亭之「豆泥」的語源。王亭之見問,不必合指一算,即知這位讀者必然是上了年紀的人,蓋如今的後生仔女,已經好少講「豆泥」矣。他們的語言,已代替了父祖輩的語言。

要談「豆泥」,應該由餅餡談起。

餅餡分南北,南方以「蓮蓉」為貴,北方則重「棗泥」。棗泥本來也可以叫做「棗蓉」,只是北方話叫慣「棗泥」。廣府人自然亦依從之。不過須知此所謂南北,乃依廣府人的地理來分,棗泥餡盛行於蘇州,亦把他當成是北方了。

廣府人除以蓮蓉做餡之外,還重「豆沙」,那是紅豆搓餡,去皮存沙而成,若加入白矾,就變成黑色矣。黑色的豆沙襯幾粒白色的冰肉,這種餅餡想起來都流口水。

若用黃豆來做餡,就不叫豆沙,叫做「豆泥」,此是為了跟豆沙作分別,蓋乃抄襲棗泥的名號而成,本無貶意,但因為三種餅餡以蓮蓉最貴,豆沙次之,豆泥則價最賤,因此凡是不上得大枱的東西,便都給人說為「豆泥」。豆泥友,著件豆泥衫,含豆泥煙,即是王亭之的寫照。

當「豆泥」一詞變成貶詞之後,豆泥餅就改叫「豆蓉」矣,只有棗泥如今還叫棗泥。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 2006年7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