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用」與「柳骨」

作者: 王亭之


雲吞麵稱為「細用」(讀如「細湧」),許多人不明其何故。前幾日,王亭之談起昔年廣州的西關大少,「細用」者、即是西關大少的發明。

原來他們每吃雲吞麵,必嫌大碗,雲吞麵舖遷就他們,乃將麵的分量減半,雲吞則不减,於是乎就稱為「細用」,蓋與「粗用」對比而言也。粗人食雲吞麵,麵便不嫌多矣。

然而有些西關大少亦很可憐,一旦破落,連吃「細用」的錢都沒有,便只能踱入雲吞麵舖拿兩三枝「柳骨」,一邊挑牙,一邊施施然踱出麵舖,而身上的「文華縐」長衫則如故,襟頭依然要掛一抽「扶翅」。

「柳骨」者,老廣州必然知道即是牙簽。當年的牙簽用柳樹來造,故稱「柳骨」,唯卻甚少零售,只供應茶樓食肆,因此破落西關大少才會入雲吞麵舖攞「柳骨」。

而「柳骨」者,也就變成是有資格食「細用」的象徵矣。

如今圖麟都既無「柳骨」,亦無「細用」,卻頗有非西關的大少,因此才有罵王亭之彈細佬揸平治跑車的師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