翳膩

作者: 王亭之

原載: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旅居隨筆〉2006年5月1日


同一個字,放在不同的詞語中,就有不同的讀音。這情形在國語中雖有,但卻遠不如廣府話之多,更不如其別有風味。

例如「膩」字,在「細膩」、「肥膩」等詞中,讀為「利」音。可是在「翳膩」一詞,卻忽讀為「麗」。

翳膩一詞甚古,據在廣州花地種花的蘇臥農師伯說,「翳膩」專指素馨花的香氣。這在南漢時代已經開始。南漢劉倀在如 今流花河兩岸建宮室讓宮女居住,每到素馨花開的時節,宮女串素馨花環,或掛在帳鉤,或盤著髮髻,翌日就另用鮮花,於是將殘花棄在河中,是故河水翳膩,流花 河亦由是得名。此事見於《廣東新語》,臥農師伯之言可信。

廣州當年有小販攜籃賣素馨、茉莉,叫賣道:「翳膩香呀!」婦女輩聽聞叫賣聲,就爭相購買。是故《廣州竹枝詞》便有句云:「翳膩花香簪茉莉」,這就將「翳膩」一詞不但用於素馨,又移用之於品級較次的茉莉花了。由是招子庸的《粵謳》便唱道:「花本一樣,對住情人翳膩香。」

此詞後來又用之於形容味道,特別是檳榔等,用「翳膩」來形容它那種濃厚的香味。至於說:「佢好翳膩架」,那就斯文一點,不說「冤氣」而說「翳膩」。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 2006年5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