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字,夠大聲

作者: 王亭之

原載: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旅居隨筆〉2006年5月3日


如果問「磅」字怎樣讀,人一定多以為自己完全識讀,一磅兩磅,誰人不識耶。

其實不然,如今說多少「磅」,這「磅」是譯音,而且譯音譯得十分正確,因為「磅」字的確讀pound音。

或曰,用國語來讀,「磅」是pound音,但廣府話就不同矣,廣府人讀為bound,將p音轉為b音。

其實不然,詹憲慈在《廣府語本字》中指出,這「磅」字在廣府話原來有 pound音。此如「砰磅」,音為「平彭」,此音見於《廣雅》,謂「砰」是大聲的意思,「磅」則是擲石的聲音,合言之為「砰磅」,形容巨響。廣府話有「平 零彭蘭」此俗語,即是將「砰磅」一詞拆開,再加形容詞,正寫應該是「砰碐磅硠」,正讀應該是「平零龐郎」。如今的俗語已經有變音。

不但「砰磅」一詞來源甚古,其實「磅硠」一詞亦甚古,見於左思的賦:「伐河鼓之磅硠」。外省人讀這句詞,不覺得生動,因為對他們來說,「磅硠」此詞已死,唯廣府人則不然,既經常說「砰碐磅硠」,有甚麼理由不覺得生動。

由此可知廣府話保存古音之可貴,用「正音」來侮辱廣府音的人可謂萬世罪人。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 2006年5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