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斗」的「湯」

作者: 王亭之

原載: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旅居隨筆〉2006年5月23日


正由於廣府話中,有六個時期中州移民傳入的語音與詞語,所以研究廣府話實在要非常小心,絕不能自訂一個準則,就跳出來「正音」。這樣做,只如「教阿爺剃鬚」,膽大,可是笑話。

「熨斗」,用來「熨」衫,此字明明讀「熨」,就可以指指點點,說廣府人讀為「趟」是誤讀。

其實不然,廣府人說的是「湯斗」。此「湯」字讀為去聲,是故「趟」音。

要解釋「湯斗」,可以從「湯酒」一詞說起。《山海經》有句云:「湯其酒者百樽」這句話許多人不明所以,怎樣拿酒來「湯」呢?廣府人一點就明,「湯其酒」即是將酒連樽浸入熱水中浸暖,文雅一點,叫做「溫酒」,食大閘蟹時飲「加飯」,即非「湯其酒」不可。

古代用的熨斗,不用炭,用熱水,將熱水傾入斗中,關閉好,就可以用來「湯」衣服,這樣,就名之為「湯斗」矣。

或曰,不可以是「燙斗」嗎?殊不知「燙」字只是造出來的俗字,不見於字書,這可能是因為「湯斗」一詞已不為後世所知,所以才創造出個「燙」字出來。這俗字我們應該接受,但亦不妨知道它的本字,此對讀古書方便。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 2006年5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