妲、坦、笪

作者: 王亭之

原載: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旅居隨筆〉2006年6月14日


「妲己」的「妲」,廣府人唸「坦」音,亦即「妲」、「坦」二字,音無分別。可是國語則不然,「妲」唸為「打」,與「笪」字同音。只不過「笪」字廣府卻又有轉讀,讀為「撻」音,如「大笪地」。

由此一例,即可見方言的特色,轉讀完全按約定俗成,要想找出轉讀的規律,實在並不容易。趙完任先生三度調查廣府話,亦始終未完全釐訂出轉讀的規律。王力先生接著研究,總結出一些法則,但亦自認遠未完成廣府話音變的全部規律。

這些音韻學家研究工作之難,難在先承認廣府話的讀音,然後再作研究。如今何大博士教授則不然,他先自立規律,「容 忍」甚麼、「不能容忍」甚麼,然後按自訂的規律去規範廣府話,凡不合規範者一律認為是錯讀。所以,廣府話的音韻立刻變成要依一千年前的洛陽音,完全不容許 有方言的特色。

如果研究廣府音韻的前輩尚在,何大博士教授應該即無立足之地,但是如今不然,有一家學府做他的招牌,由是即可蠱惑士林與傳媒。

不過,只須提出前述的「妲」、「坦」、「笪」三字,相信他便很難說得出此三字的變讀法則。除非認為「妲己」不能讀為「坦己」;「大笪地」要讀為「大打地」。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 2006年6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