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王亭之

原載: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旅居隨筆〉2007年6月28日


談到廣府話保存許多古代的詞語,便想起一個「戌」字。

廣府人將門窗鉤鎖,稱為「戌起度門」、「戌埋度窗」,此「戌」字可謂來源甚古。六朝時梁簡文帝詩,「織成屏風金屈戌」,即與「戌」字有關。「屈戌」是名詞,「戌」是動詞,用屈戌戌起度門。

其實「屈戌」如今尚見,即是用銅或鐵製成可屈曲的銅鐵葉,屈起來即可扣在鋼鐵環之上,不過廣府話卻已不稱之為屈戌,而名之為銅戌或鐵戌矣。這是語言的變化,總之約定俗成即可,這變化,可能因為屈戌已發展成為用鐵桿穿入鐵套之中,是稱為「橫戌」,因其已不能屈。

梁簡文帝的詩,是說屏風可以曲折相屈,有如屈戌的葉片可屈,故云。此即五代溫飛卿詞「小山重疊金明滅」之意。屏風稱為屏山,小的屏風易屈曲(有如屈戌),陽光映入,便或明或滅。近人將「小山」解作枕頭,可以商榷。

屈戌一詞,在唐、五代時依然流傳,故李商隱詩云:「拔脫金屈戌」,是即為銅戌。

在元曲以及明代詩本中,亦常見屈戌一詞。蓋此民生日用之物,其名稱便傳得久遠。然而可能清代以還,此詞即被淘汰,唯廣府話依然保持著「戌」字,足見語源之古達可貴。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 2006年6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