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階

作者: 王亭之

原載: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旅居隨筆〉2006年7月3日


識廣府話,對讀詩詞曲賦都有幫助。

比如李白的《菩薩蠻》:「平林漠漠煙如織,寒山一帶傷心碧。(瞑色入高樓,有人樓上愁。玉階空佇立,宿鳥歸飛急。何處是歸程,長亭更短亭。)

此詞「玉階」,句,見一註本將之解為「白玉樓梯」,此即因有「階梯」一詞,於是望文生義。既解作玉梯矣,於是便將 「瞑色入高樓」的樓當作宮殿,他以為既然是玉樓梯,當然即非宮殿不可,這樣一來,便變成是李白站在宮殿之外的玉樓梯上來懷人,由是「有人樓上愁」的那個人 便十分神秘。

如果識廣府話,便知此解鬼話連篇,此人有資格做博士教授。

廣府話叫「天井」即叫做「天階」,此詞語甚古,唐人詩云「天階夜色涼如水,看牽牛織女星」,那即是在天井,仰看星斗,今人觀星亦必臥而觀之然後舒服,若「階」是樓梯,如何可臥。

王亭之小時候,家中人人叫天井做天階,所以王亭之讀詩讀詞便不必人教,立刻就曉得「天階」、「玉階」都指天井。

只可惜如今的建築形式,天井已廢,於是廣府人便變成不識「天階」,年輕人甚至不知何謂「天井」,是亦時代遞變,無可奈何。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 2006年7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