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與「少人行」

作者: 王亭之

原載: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旅居隨筆〉2006年7月18日


王亭之在此談點廣府話的字音,反應不俗,今日斬多四兩。

周邦彥的《少年遊》十分出名,因為常涉到京師名妓李師師跟道君皇帝的一段情史。詞的下片云:「低聲問向誰行宿,城上已三更。馬滑霜濃,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這段詞,如果找報新聞的人來讀,一定出洋相。

「三更」,「少行人」兩句押韻,他們的「正音」,是讀做「三庚」、「少人恒」,這當然也押韻,只可惜絕對不是廣府話。

廣府話說:「落筆打三更」,「更」字讀為「耕」音;至於「行」音,更加普遍,例如廣府俗諺云:「行街睇戲,食飯幾味」;粵曲唱云:「行行行去邊,眼淚唔乾心重酸」,此音連小兒都不會錯。試用這兩個音來讀周邦彥的詞,「城上已三更」、「直是少人行」,立刻就覺得生動。

可是偏偏在傳媒心目中,這「行街」的行音已廢,一律讀之為「恒」,例如「百萬行」,他們非唸為「恒」音不可,所以他們是「恒街」,而不是「行街」。

說起來,「行」字其實正是他們的死穴。例如「排行」,廣府話讀為「排航」。行者,一行一列之謂,但是面皮厚的人堅持要「排恒」。那麼,一行一列,是否要讀作「一恒一列」?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 2006年7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