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打六

作者: 王亭之

原載: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旅居隨筆〉2006年10月17日


對於「閒角」,廣府話稱之為「二打六」。為甚麼有此稱謂呢?那是沿自粵劇對下手演員的叫法,叫之為「八分」。二搭上六,那就是「八」了,遂用此以代替「八分」之稱,猶之「八婆」叫做「孖四」。

所以「二打六」,應該是「二搭六」,只是將「搭」讀為「打」。

這個「打」,在明代時已有。

明代有一本《戒庵老人漫筆》,作者李詡住近南京,在書中他紀錄了當時京師一帶的流行方言,其中有不少廣府話的詞 彙,此當容後再談,如今且說一條──「俗牽連之詞,如指其人至某人,物及物,皆曰打」。他還舉了個例,丁謂詩:「赤洪厓 打白洪厓 」,這即是由一物牽連至另一物。

老一點的廣府人一定熟悉這詞彙,例如說「你打我一齊做啦」,此語跟「你同我」不同。「你打我」,是因為你做,所以我才幫著做,我沒有主動性;「你同我」則兩個人都主動。詩句中則以赤洪厓 為主體,因為見到赤洪厓 ,才牽連及白洪厓 。

但「打」字的來源卻必應為「搭」,由「九唔搭八」一語即可知。「二搭六」跟「九唔搭八」恰好相對,且在中州音「打」「搭」二字同音(試用國語讀之即知),故可肯定。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 2006年10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