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謂的變與不變

作者: 王亭之

原載: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旅居隨筆〉2007年10月30日


《廣東新語》記錄的一些稱謂,亦可以顯出時代變化的痕跡,以及變與不變的原則。

「搖櫓者曰事頭。」原來明代只將搖船掌櫓的人叫做事頭。不似如今,通指老闆。「立桅竿者曰班首。」在船上立桅竿的人,是觀察風向、礁石、海浪,是故等如今時的船長,故稱班首。近代則將紫洞艇上的八音中司鑼鼓者,稱為班首,因為八音稱為八音班。

「子女謂其祖父曰亞公,祖母曰阿婆:母之父曰外公、母之母曰外婆。」如今則祖父母稱為亞爺、亞嫲,外公外婆則曰公公、婆婆。但公公之第一字變陽平聲、婆婆之第二字變陰平聲。聲調必須變化然後順口。

「母之兄弟曰舅父、母之兄弟妻曰妗母。」這兩個稱謂如今未變。只是何文匯認為「妗」要讀為「衾」,所以「妗母」變成「衾母」。

「母之叔伯父母,曰叔公、叔婆。」這稱謂很有道理,母之父母改為公、婆,則公婆的弟及弟婦,當然就是叔公、叔婆。

「孫謂祖母之兄弟曰舅公、妗婆。」粵諺云:「天上雷公、地下舅公」,此即指祖母兄弟最有權威。舅公不同舅父,可是當說「地下舅公」時,卻常有人誤將舅父當成舅公。

由上可知,親屬的稱謂,由明代至今尚少改變,但非親屬者(如事頭),則已多變化。


(《新語》六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