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義變化,約定俗成

作者: 王亭之

原載: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旅居隨筆〉2007年10月31日


《廣東新語》紀錄,一些明代的廣府話詞彙,如云──

「廣州謂美曰靚:顛者曰廢。」靚字的意思如今原裝不變,但「廢」則非指顛,而是指無用,例如「廢柴」。

「鯁直曰硬頸、迂腐曰古氣、壯健曰筋節、輕捷曰轆力。」如今「硬頸」已指固執、「古氣」則轉為「古板」,蓋言其迂腐而且呆板;至於「筋節」與「轆力」二詞則已廢。

「角勝曰鬥、轉曰翻、飲食曰喫。」這些詞彙如今未變,例如「翻筋斗」(轉讀為「翻關斗」。這種轉讀亦已約定俗成)。

「遊戲曰則劇。雜劇也,訛雜為則也。」如今「則劇」之詞已廢,但即使當年訛雜劇為則劇,亦只能接受,所以亦只能如實紀錄。

「謂淫曰姣,姣音豪;又曰嫪毒(音路哀)」。屈大均記錄「姣音豪」,那是據中原音來記錄。我們試用普通話來唸「豪」音便知。然而,我們卻不應將「豪」音用廣府話來唸。現在許多字典即犯此錯,若然,則「姣婆」便成「蠔婆」矣。

「謂聰明曰乖。」這詞彙如今已變,「乖仔」不指聰明仔。但若說「精乖伶俐」,則「乖」字又指聰明了,此尚保存古意。

反對約定俗成,以為此不足為標準,最好看看這些例子,神仙都冇符。


(《新語》六之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