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歌與小曲


粵曲除了「梆黃」之外,還加入有地方色彩的曲調,如「南音」、「木魚」、「龍舟」等。至於清末流行的「解心」(粵謳),由於節奏過慢(七叮一板),所以很少採用,反而採入「鹹水歌」、「海南歌」等民歌。

為了調節「梆黃」的枯燥,粵曲還加入了「小曲」。正路的小曲,是根據「廣東音樂」的樂曲來填詞,如《醉酒》、《賽龍奪錦》等。有時用簡稱,如《奪錦頭》,即是只唱《賽龍奪錦》的頭一句,代替「首板」的作用。

有一段時期,將流行曲也譜入粵曲內,良性的如譜入《木蘭從軍》,惡性的,竟譜入《玫瑰我愛你》,實在不足為訓。

崑曲稱為「牌子」,本來已經不唱,可是後來唐滌生竟用《粧台秋思》來譜曲,即是風行至今未衰的「落花滿天蔽月光」一曲,由是為「牌子」復活開了一條路,否則,便只能在《封相》、《送子》、《賀壽》中欣賞到「牌子」的唱法。這些牌子」,如今亦等如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