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府人謝灶


廣府人謝灶不用豬肉,比呂蒙正還要慳。謝灶的祭品,全用甜食。四式,計為片糖、甘蔗、麥芽糖、棗泥餅。

這樣的供品,當然是由唐人謝灶用「餳」發展而來。目的除了粘住灶君的口外,還有令其嘴甜之意。

主祭的人依然是一家的主婦。主婦的妯娌可以入內陪祭,如無妯娌,便叫年長的媳婦陪祭,未嫁的女兒不得入廚。因為謝灶先須燒熱水,給灶君洗澡,是故女兒家便不得沖犯。

男人絶對不能入廚,因為灶君奶奶亦同時洗澡。灶君老爺洗澡時見老婦則無妨,灶君奶奶洗澡則豈能見男人耶。

男人的任務是站在廚房外面的天井,向屋脊灑白豆、青草、井水,是為替灶君餵馬。那匹馬一年才餵一次,但卻水糧豐足。

未能入廚的女人則依班輩,兩旁站立在廚房外的兩廊,幫手燒紅錢紙馬,行賄灶君老爺。

若隆重的祭禮,則於祭畢還要燒鞭炮,此則由一家的男主人點藥引,未點前先須稟道:「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這時也管不了灶君的嘴已給麥芽糖粘住,如何可言好事。

祭灶的日子是「官三民四,娼五蜑六」。即官宦人家廿三謝灶,餘可類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