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不是「焦鮮」

作者: 王亭之


「朝鮮」的讀音本來無可拗,一定是讀為「潮仙」,此有古書為證。

《史記索隱》說:「案,朝音潮,直驕反。鮮音仙。以有汕水故名也,汕,一音訕。」

這即是說,朝鮮之取名,是指朝向汕水。這「汕」字漢代音仙,亦音為訕,《索隱》則取「仙」音。

《史記正義》則說;「潮仙二音,括地志云:高驪都、平壤城。本漢樂浪邵、王險城。」

這是說高驪都朝着平壤,汕水則流經平壤,故以首都朝向而名,音曰「潮仙」。

兩篇文獻具在,自古以來從無學者質疑。可是,如今報新聞的人都自以為是,堅持要將「朝鮮」讀為「焦鮮」。

他們可能以為,「朝」是指「朝早」,是故便堅持自己的錯讀矣。請問,有那一篇文獻可以支持他們的想法呢?

要否定古代的文獻,不是不可以,但卻要提出證據。如今堅持「焦鮮」的人,只是靠估。以為朝鮮在東方,東方乃日出之地,日出便是「朝」(朝早的朝),於是立刻非常得勅(音戚),大大聲唸之為「焦鮮」焉。這就是自以為是,其實不讀古書。

傳媒要對觀眾負責,如此自作聰明,實在害死青少年,王亭之希望他們知耻近乎勇。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 2006年12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