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廣韻》為「圭臬」!

作者: 王亭之


於否定了約定俗成之後,何文匯就根據《廣韻》來發展他的病毒音了。為甚麼用《廣韻》呢?他認為此韻書「集中古音的大成」,「所以時至今日,我們還是奉《廣韻》的切音為圭臬。」

這兩句話,彼此其實毫不相干,今日的生活語言跟中古音沒有必然關係,除非認為我們今天非說中古音不可(何文匯便正是這樣認為),因此奉《廣韻》為圭臬只是胡說。

請看音韻學大師趙元任的說法:「古時候一般通行的韻書,像《切韻》、《廣韻》、《集韻》之類,差不多跟全國多數省份的讀音不同。所以從前我在那個委員會編訂國音的時候,就覺得是我們對而《廣韻》錯了。」(《語言問題》)

趙元任絶對沒有「奉《廣韻》為圭臬」。

何文匯用《廣韻》為圭臬,是承繼黃錫凌的《粵音韻彙》。此承繼,則緣於何文匯的恩師劉殿爵當時誤認此書堪為圭臬,其後才發現它有很多錯誤,然而又不肯公開承認,由是何文匯才堅持這一「圭臬」,為他的恩師討回面子。

黃錫凌並不是音韻學家,更不是廣府人,他以教洋人說廣府話為職業,想不到,他竟然成為毒害廣府話的「圭臬」、成為「何氏病毒音」的催化劑,真攞命。


論「何氏病毒音」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