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音」的離譜例

作者: 王亭之

原載: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旅居隨筆〉2007年4月16日


前一陣,王亭之跟十幾位中文老師座談,才知道他們對何氏「病毒音」所知有限。他們知道傳媒將「購」讀「救」;將「綜」讀「眾」;將「糾」讀「狗」等等,可是卻不知道何文匯還有許多破天荒的新發明,因為這些字,傳媒可能不敢讀,是故尚未成病毒。

「儲」,何文匯要讀為「廚」。所以各位在銀行的是「廚蓄」;查理斯王子則是「廚君」;美國的央行名為「聯邦廚備局」。

「謁」,何文匯要讀為「接」。所以,「布殊接見胡錦濤」,可能是「謁見胡錦濤」。賴斯去中國,「接見」溫家寶,溫家寶接見了她。七國咁亂。

「遨」,何文匯要讀為「熬」。各位去歐洲遨遊,會變成去「熬油」。

「搜」,何文匯要讀為「收」。所以「搜屋」變成「收屋」,警察忽然做業主。

「弛」,何文匯要讀為「始」。鬆弛變成「鬆始」,真「無弛」。

「吼」,何文匯要讀為「口」,所以吼叫是「口叫」,沒有錯,吼要用口。

諸如此類的病毒音,簡直厲害過「沙士」。諸位中文教師得知,神經很難「鬆始」,叫王亭之多「收羅」一些毒音,以便告誡親友。未知報新聞的人,對這些語音能接受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