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意學」語言

作者: 王亭之

原載: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旅居隨筆〉2007年4月24日


潘國森老弟性喜文史哲,卻去讀「工業工程」,這一點似王亭之,發神經讀化學。

他說,工程人員常要寫報告,所以「傳意學」十分有用。他有一位老師舉例,說及某些人掩飾真相的措詞,不能說「爆炸」,要說「能量失去集中(energy disassembly);不能說「燃燒」,要說「快速氧化」(rapid oxidation),所以一家煉油廠爆炸,原油燃燒,在報告上則是:「煉油廠因為正在提煉的原油快速氧化,其速度超過人力所能控制的程度,於是不幸導致煉油設備原來集中的能量,成為失去集中。」這報告交上董事局,可能不了了之。

王亭之相信何文匯一定自修過「傳意學」,所以明明是用一千年前的語音來規範廣府話,卻稱之為「粵語正音」,他搞的是「正音運動」,這樣一來,便立刻建立了學術地位。

經過十幾年傳播,許多傳媒人士便真的以之為「正」,請他們不可分裂廣府語音,為青少年著想,用回正宗的廣府音,有些人十分憤怒,因為王亭之「反正」,名不正,言不順。

這裏頭,當然有面子問題,大花面也珍惜面子,可是,這面子的來由,實在跟「正音」之名大有關係。

所以,大家都要學點「傳意學」,不說「改正」,說為「將正音再正統化」,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