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奇書《千字文》

王亭之介紹


《千字文》雖然是六朝時代編撰的書,距今已約一千五百年,可是由於當時編撰的目的,即在於教育王子,是故編撰得很好,時至今日,其實仍然適用於教育少年與兒童。

《千字文》的特色是隔句押韻,而且平仄調和,唸起來不但順口,而且便於記憶。小孩子未學字,先依着它來「唸口簧」(「簧」粵音枉),每天唸幾句,不到三個月,就可以全部記憶。及至長大至八九歲,不妨揭書認字,一下子就學識一千個字,可謂快捷靈活。

如今教育家反對背誦,所以造成難於認字,即使大學生亦寫別字,甚至近年更提倡毫無學術理據的「何氏病毒音」(H?N?),在這種風氣之下,不獨兒童,即青少年亦受其害。在這樣污染文化的背景下,提倡背誦《千字文》,或許會被人譏為落伍,但我們卻認為這「落伍」的方式,最能令人識字,正音。

《千字文》的內容非常廣泛,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中及人事人倫,以至如何受學,如何立身處世,皆有提及,於熟讀之後若能了知其內容,便在華夏文化上得植根基。潘國森君的「註解」,便負擔起這重任務。

他並非只註解本文,由本文引伸,還貫輸了許多我國歷史、文化、教育的基本知識,若缺乏了這些知識,立身處世便成蒙眛,很可能行事便會顛倒,縱得逞於一時,實遺羞於百世。比如前述的「病毒音」即是一例。如果他知道《千字文》所說的「外受傅訓」,知道「守真志滿,逐物意移」,就當尊重老師之所教,而不為追逐浮名而妄作。

潘國森君希望我在網上配合他的「註解」,朗誦《千字文》一遍。我覺得,若全依「註解」的段落來朗誦,很可能反而令聽者忽視了這些註解,因此決定唯依音韻格律,或四句一讀、或六句、八句一讀。一讀之後,有時特別提出一些讀音。

朗誦用廣府話,可稱為「粵讀」。於今中國提倡普通話教學,香港及海外華人則傳染上「病毒音」,是則用正統廣府話來朗誦,或尚有助於廣府語音的保存。

希望我們二人的合作,可以令《千字文》發揮教育童蒙以至青年的作用。這本書,既便背誦,又蘊含廣博,令讀者既知語音,又豐富知識,非教育奇書而何耶。謂余不信,那不妨將香港教統局審訂的語文教科書來比較一下。

王亭之

二零零七年一月